众人听了王落辰的计划,都感觉比仅仅依靠从城外强攻强得多,就再次开动脑筋将自己原本的计划给修改了一下。

    计划得到完善后,王落辰最终拍板,就按他们所拟定的进攻计划行事。接着,就让人这份计划通报给了齐虎成。要他组织好队伍,只待城外发起总攻,他便在城中兴兵,破坏五极军团的后方。以便两方回应,一鼓作气将河洛城给拿下来。

    这之后,王落辰没有再回城。为了防止五极军团中有战力过于强大的人存在,他便留在了城外,跟随吕晓的部队参加战斗。

    经过一夜的休整,第二天一早,战斗便打响了。

    吕晓在地球沦陷前也是军人,所以在排兵布阵方面,一点儿都不含糊。

    见他把上万人的队伍指挥的有条不紊,王落辰不禁自叹弗如。也因此,指挥军队的事儿,这次他便没有插手。

    他擅长的是制定战略,战术方面并不擅长。当然是乐得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了。

    他也不参加战斗杀那些比自己弱小太多的人。

    他就只在双方对峙的空中这么看着,随时关注对方阵营中有没有战力高深的人出现。

    一开始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双方互相各有得失的缘故吧,五极军团中并没有什么高手出现。王落辰便也按兵不动,静静观察。

    等到了吕晓将机甲部队调出,依靠这些机器巨兽的强大火力压制住五极军团,迅速将战线向前推进了上千米之后,五极军团那边的高手终于坐不住了。

    接连有十名至少是武王战力的人冲出了他们的阵地,以迅疾的速度一路狂飙,避开机甲打出的攻击,动用元力化形武器,接连击碎了数具机甲。

    见此情形,王落辰怒了。大叫一声:“敢破坏机甲,找死!”

    话音未落,他已经如流星赶月一般杀入他们的之中。

    那十人一看他的身手,便知道他战力了得不好对付。因而,并不敢托大。

    他们相互招呼了一声,便飞快地聚集在一起结成了一个战阵。

    王落辰一看,笑骂道:“靠,好不要脸。一言不合就摆阵。不过,你们别以为就凭这个破阵,就可以对付我。看好了,看我如何破你们这金梭阵。”

    五极门藏书阁中的各类书籍,他早已通过天一生水掌握了其中的信息。因而,对方的阵刚摆好,他一眼就看出眼前这梭形战阵乃是修炼金元力武者最常用的金梭阵。

    知道了这是什么阵就好办了。他马上就从存储在识海里的书籍中搜索了破阵的窍门。

    据书中说,因这金梭阵呈梭型,便导致他最关键的位置不在梭尖儿和梭尾,而在梭肩。那里进可攻退可守,既能支援前排,也能保护后排,是个灵活度很高的位置。

    所以,倘若要破阵,必定要此处入手。

    是以,王落辰在说出破阵之后,当即便将璀璨星域调出,向组成梭肩的两人攻去。

    璀璨星域中的熠熠星辉攻向左边那名中年人,而流星炮则攻向了右边那名年轻人。

    一般来说,由于一个人的元力和神识力有限,在使用元力化形武器的时候,都是集中元力和精神力使用一种招式。

    像王落辰这种同时打出元力化形武器的两种变招的情形,十分罕见。

    这证明了他的实力非凡,立刻便让被他攻击的人心生恐惧,忙招呼队友帮忙。

    “快,金梭贯日!”

    左边那名中年人口中大叫着,便将自己的元力化形武器向着空中打去。

    而随着他的大叫和动作,其余九个人也以近乎同步的速度,将自己的元力化形武器打到了空中。

    这十个人的元力武器到了空中,便立马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金梭,拖着金光闪闪的尾流向着王落辰的璀璨星域硬抗了上去。

    一路上,它连破王落辰的熠熠星辉和流星炮,气势十足地向王落辰打来。

    “这算什么?十个打一个。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好,为了不辜负你们对我的信任,我就跟你们好好玩玩儿。”王落辰在那支金梭打过来时,立刻十指连弹,在自己身体的周围布置出了一个星阵。

    星阵一形成,便非常迅速地将王落辰周围的空间给封闭了起来。

    这封闭的空间和周围的空间一下就出现了空间壁垒。

    空间壁垒是空间之间的屏障,没有超绝的元力修为,是打不破的。

    那十个人所合力打出的金梭虽然声势浩大,从品质上来讲却只是低级能量的集合,并不具备破开空间壁垒的能力。因此,当这支金梭飞到王落辰身前便戛然而止,进不了一丝了。

    由于被空间壁垒消耗了能量,它只存在片刻就化作金色光点从空中消失了。

    见自己倾尽全力打出了一个大杀招居然没有奈何到王落辰,这十个家伙心中也是一惊。

    尤其是那名中年人,见多识广。从刚才王落辰所使出的手段,他一下就看出王落辰已经拥有了控制空间的能力,马上凭此判断出他的战力一惊在武圣之上了。

    一日不超凡入圣,在高战力武者面前,就是一个渣儿。

    也就是说,别看他们这方有十个,却很难说能够打败王落辰。甚至,说不定还有被他给反杀的可能。

    有了这种判断,那中年人赶紧说:“此人已经超凡入圣,恐怕就是叛军的头子王落辰。大家应该都听说过他的厉害吧,他可是能够斩杀同级的人物。咱们这样的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大家不如赶紧撤吧。”

    他的话让其余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个个想都不想,撒腿就跑。

    “哎,别跑啊?你们也太怂了吧。我这还没真正出手呢,你们自己就把阵给弄散了。也太没意思了吧。”

    王落辰没想到自己想要破个阵,还没打两下呢,人家就被自己的威名给吓跑了。阵也因此不攻自破了。

    心中觉得好没意思,不免向这几人抱怨了起来。

    那些人听了,其中有人就边跑边说了:“你早说自己是王落辰,刚才那两下子我们也不跟你打了。谁不知道你这家伙是战力变态,心狠手辣的魔头啊。我们跟你打,那不是找死吗?”

    王落辰听了,心中不由暗骂,靠,现如今我名声这么坏了吗?居然被人冠之以魔头了。

    心中这样想着,脚下却没有放松,依旧向这十人追去。边追还边向他们喊话说:“知道是我就不要跑了。除非你们以为可以跑得过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