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了战场的情况,沙和晨顿时着急地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书屋 shu05.com)

    五极军团的主力,现在仍旧在他们所占地盘的外围跟狂霸星人的军队对峙,即便是他去求援,他们也不可能抽调更多的人过来支援河洛城。

    至于向长老们报告这里的情况,请他们从圣境中传送人过来,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圣境之中此时冷月宫和炽日教以及肖不弃蔡不离等势力组成了天道盟,正跟五极门较劲,门中也需要人手来维持双方实力的均衡的。

    这种情形下,长老们不将尘世的人马给调回去就不错了。会派人来增援他才怪呢。

    可是没有增援,这仗他还怎么打下去?

    他正在这里着急呢。城中又传来了一条让他火大的消息。

    这条消息便是,刚刚腾空的监狱被人给端了。

    这真是火上浇油啊。沙和晨听到这个消息后,这心里的火顿时就再也拢不住了。他当即就将自己手下的将官们给臭骂了一通。

    将官们被他给骂了,很委屈。纷纷都向他抱怨。

    但他们抱怨来抱怨去,无非还是说自己手下人手不够。所以,打不过抵抗军以及无法有效地清除在城里瞎捣乱的家伙们,责任并不在他们。

    说来说去,又说到了人手不够这个问题上。沙和晨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再骂他们了。

    就在他们这里开会骂人、抱怨的时候,河洛城派出的侦察兵回来了。他们给沙和晨等人带来了好消息。

    这个好消息便是,他们在悬壶城的四千多名友军得到消息,过来增援他们了。

    沙和晨的等人一听,立马喜出望外。让侦察兵前面带路,他们就朝着这支增援的队伍迎接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把这支队伍给迎接回了河洛城外围的要塞。

    到了要塞中,双方的主管们彼此寒暄了几句,便分宾主坐了下来,举行了一次临时会议。

    会上,沙和晨向带队的齐虎成说:“齐将军,你们来得可真及时啊。我们这儿正愁着对付不了抵抗军呢。”

    “报告沙将军,我们也是追着这帮抵抗军才过来的。要不然也来不了这么及时。哦,您或许还不知道吧。现在围攻河洛城的队伍,原本是在我们悬壶城的。平时他们都是分成小股部队袭扰我们。只是这一次不知他们哪根筋不对了,突然就聚集起来,向你们这边进攻了过来。”齐虎成装模作样地向沙和晨说明了自己来的如此及时的原因。

    沙和晨听后,点点头说:“这就对了。我说这股实力不弱的抵抗军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原来是你们悬壶城那边儿的啊。早就听说悬壶城那里,是咱们门中大叛徒王落辰经营的地盘,抵抗军的骨干都在那里。所以在狂霸星人没被我打跑时就颇有实力。今日一和他们交手,果不其然。这帮家伙不禁打仗勇敢,而且个个都滑的跟泥鳅似的。很不好打。要不然就凭我们的战力,也不至于应付不了啊。”

    “呵呵,不瞒沙将军说,由于跟他们打过多次交道,我对此也是深有体会的。因此,一得到他们大举进攻河洛城的消息,唯恐沙将军这边的兄弟有所闪失,便赶紧地赶过来增援了。”

    齐虎成这话倒是不虚。抵抗军的厉害他早就领教过了。所以,他在悬壶城才终日躲在要塞里不出来的。更不用说,抵抗军里如今又来了个战力超绝的王落辰了。

    因此,他在说这段话时,脸上是无比复杂。让人看了,就觉得他说的全是实话。

    沙和晨便因为这一点,对齐虎成到底为什么来河洛城,没有了一点儿猜疑。

    他略微激动地对齐虎成说:“齐将军能够急人所急,真是君子也。我为能有你这样的同门而感到庆幸。走,快随我进程去,我要好好为你和你的弟兄接风洗尘。”

    见他如此客气,齐虎成忙说:“沙将军客气了。友军之间互相帮助是理所当然的。就今天这种情形,我相信假如遇到的是我悬壶城,沙将军也一定会竭尽所能地赶去帮助我们的。所以,接风洗尘就不必了吧。咱们还是赶快商量一下如何退敌的事情吧。等到将他们给赶跑了,咱们再庆祝不迟。”

    “齐将军所言甚是。那咱们今天就不搞排场了。一切等到把敌人打跑了再说。”

    沙和晨大概是也没真心要摆宴席款待齐虎成。听他一推脱,便马上顺坡下驴,将这顿接风宴给免了。

    齐虎成有任务在身,也不计较这些。便再次向他表达了自己想要尽快分担一部分防务的想法。

    沙和晨巴不得他这样呢,见他主动承担防务,便简单介绍了一下河洛城目前的情形。然后,就在会议室里的地图上将河洛城的几处要地给他指了出来,并询问他打算去哪里。

    齐虎成听后,假模假式地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既然带人赶过来了,当然就要承担急难险重的任务。而刚才沙将军说了,监狱是他们此次行动的重点目标。那我就去那儿吧。不知沙将军以为如何呢?”

    关押抵抗军的监狱是敌人进攻的目标,这已经由两个空监狱被他们给袭击的事儿印证了。沙和晨当然知道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了。

    说实在的,每个带兵的都希望战时自己的士兵少死一些,沙和晨也不例外。

    他自然也不希望由自己的手下去守卫那座有很大几率会被袭击的监狱了。可作为河洛城的主将,他可不能这样说。也不能主动甩包给齐虎成的。

    但是,齐虎成自己提出来就不一样了。他自己提出来的,倘若以后遇到袭击,死伤了人,就怪不得他了。

    心里略微盘算了一下,沙和晨就向齐虎成说道:“齐将军,这怎么成呢?监狱可是敌人的首要目标啊。怎么可以让你们去干这种苦差呢?我看,要不还是由我们的人去守吧。”

    他这些话纯属客套话,齐虎成通过他的眼色表情和语气已经看出来了。便力争道:“哎,沙将军这话就不对了。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何分你我呢?你们经过这一段时间被他们的骚扰,想来人员已经疲乏了,理应休息一下的。所以,这个重任还是由我们这支生力军来挑吧。”

    见齐虎成如一个傻子一样非要挑最重的担子,沙和晨心中偷偷发笑。便点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