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沙和晨手下参谋人员的想法,人手不够的时候,把需要士兵们保护的地方合并是个好办法。毕竟,一个只要放一群羊也要赶。与其分散兵力去守卫各个地方,还不如干脆先把那些需要用人的地方能合并的都给合并了,由士兵们集中守卫呢。

    他们提出的这个办法上报给了沙和晨之后,沙和晨立刻就同意了。随后,他要他们立刻就拿出合并的具体方案来。

    这些人员在想到这个办法时,心里对于合并哪些地方,怎么合并,早就有数了。所以,沙和晨这边命令一下达,他们很快就拟定出了一个方案。

    在这个方案中,他们把一些可有可无的岗哨给撤销了,把一些仓库的物资集中到少数几个地方了,最关键的是他们真按照王落辰所期望的那样,把三所监狱给合并了。

    监狱这种地方因为里面关押这犯人,管理起来十分的麻烦。分散的地方越多,需要的人员就越多。还不如把犯人们给集中起来,集中看管呢。

    集中起来看管,具有规模效应。能够节省出一批人来去别的地方,大大缓解当前五极军团兵力不足的问题。

    他们把这个方案递上去,沙和晨粗略看了一眼,便同意了。得到了他的首肯,底下的人立刻就着手去实施了。

    在他们进行着规划和调度的时候,郎溪生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再次来到江湖渔具店的王落辰。

    王落辰一听对方果然按照自己预想的那样去做了,立刻就开心的笑了起来。他对郎溪生说:“太好了,我正担心他们不上当,不肯按照我所设想的那样去做呢。郎师兄,这下咱们不必担心事情办不成了吧?”

    “不担心了,不担心了。哈哈。师弟你真是太厉害,你略施手段就让他们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事了。既然他们已经打算要将监狱给合并了,那么师弟,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就该去攻打监狱,解救兄弟们了?”郎溪生笑着回应道。

    “不,郎师兄,我们现在并不是去攻打合并后的监狱,而是去攻打那两座空监狱。”王落辰微微一笑,说道。

    王落辰的话让郎溪生困惑不已,忙问:“什么?去攻打空监狱?师弟,我没听错吧?这我就不明白了,空监狱里面都没有咱们的弟兄了,咱们干嘛还要去攻打?”

    “哈哈,师兄,我这样做当然是有我的用意了。我跟你说,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要迷惑他们。让他们以为我们真的是要攻打监狱,解救抵抗军的兄弟。”王落辰笑着同他解释。

    只是,他的这个解释,却让郎溪生心里更不明白了。他又问道:“师弟为何要这样说?难道我们不是真的去攻打监狱吗?”

    “当然不是。监狱这种地方易守难攻,且里面还关押着咱们的兄弟。咱们攻打起来短时间内无法结束战斗不说,反而还有可能因此使得监狱里面的兄弟受到伤害。所以,我不打算采取强攻的方式解决问题。而是要使用另外一个计策,用比较小的代价把兄弟们给救出来。”王落辰见他困惑,就继续解释下去。

    郎溪生听后,追问道:“原来师弟还有后招儿。只是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呢?”

    “具体来说呢,就是我将悬壶城的抵抗军给调过来,摆出攻打河洛城的样子。到时候,河洛城的五极军团必定慌成一团。我呢,就趁机再带着小分队在城中四处跟他捣乱。经过我们里外这么一闹腾,相信五极军团的人必定会更加感觉自己兵力不够。而恰恰就在此时,他们会发现,悬壶城的友军因为得到情报,及时赶过来增援了。这样的及时雨,他们当然会让其进城,并把他们派驻到一些需要人看守的位置去了。而在分派任务的时候,我会让齐虎成争取去看守监狱。只要他们能够如愿以偿地进驻监狱,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不就简单了吗?”

    王落辰一口气将自己的第二条计策给说了出来。让郎溪生茅塞顿开的同时,心里也对王落辰更多了几分:“高啊,师弟此计实在是高啊。真是让师兄我除了佩服就只有佩服了。你说说,这同样都是脑子。为什么你的就这聪明呢?不是师兄夸你,就这样的计谋,师兄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师兄,你又来?不是说了吗?不要夸我。你一夸,我就觉得不好意思。哈哈。”王落辰一听自己的师兄又开启了夸人模式,赶忙叫停了他。

    郎溪生便说:“这不赖我啊。谁叫你的鬼点子那么多,让师兄不得不佩服你呢。心里佩服,师兄就除了夸你没有别的话好说了。哈哈。”

    郎溪生爽朗的笑声说明他这话不是虚假的客套话,而是发自肺腑的感言。

    王落辰听了,心里自然也是有些得意的。但当着自己师兄的面儿,他却是不好表现出来。便再次谦虚了一回。

    这之后,两个人又说了些闲话,便分开了。

    到了第三天早上的时候,河洛城的外围就出现了一支约莫上万人的抵抗军队伍。

    他们来到河洛城的势力范围后,二话不说就开打,一连攻克了几座外围的要塞。

    战报传递到了河洛城中,五极军团的主将沙和晨顿感头大。

    原本,在城中接连出现的恐怖事件就已经够叫他头疼的,如今又出现了这么多抵抗军的人马。这让他如何应对呢?

    他连忙给手下的人下命令,要他们赶快将原来的合并计划给完成,以便尽快抽调出人手来去应付城外的战事。

    同时,为防止抵抗军打进城里,他将所有的机动力量都调往了同抵抗军对峙的阵地上。

    但很快他便发现,由于对方人多且来势汹汹,自己派出去的两千士兵根本就无法抵挡对方的进攻。

    随着前线不断告急,沙和晨急了,决定亲自上阵,以化解目前的危机。

    他风风火火地带着自己的卫队就去了前线了。

    他到了两军对垒的前线后,着急将官们仔细了解了一下前线的情况。发现当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缺人。

    毕竟,若是对方兵精将广,自己这一方却人手不够,就是将士们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的。

    打仗嘛,该拼人的时候就得拼人,这事儿来不得半点含糊的。否则,就得吃败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