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王落辰的这种说法,尽管知道他能力非凡,郎溪生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他不禁向他问道:“哦,师弟果真有这样的把握,可以让五极军团的人把抵抗军兄弟们给集中到一处去?具体要怎么做,可否说给师兄听听。”

    王落辰笑笑,对他说:“师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使用一招打草惊蛇便可以做到。你看,据我分析吧,他们之所以会把人关在三个地方。一来是因为他们怕人员集中之后不好管理,容易生出事端来;二来恐怕就是他们的监狱空间有限,一个地方的话,不太容易关下这么多人;三来呢,肯定就是为了防止别人去营救他们了。不过,若是咱们让他们感到他们这种措施也同样不太靠谱呢?他们是不是就会因为担心人会被救出来而换一种方法来关押呢?”

    “那么,师弟的意思是要让他们感觉到危险?然后就会把人集中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去是吗?可是该如何做才能实现这一点呢?”郎溪生一脸疑惑地问。

    “师兄,要实现这一点,我们只需如此做就行了。”王落辰笑了笑,便将自己的想法对他和盘托出了。

    郎溪生一边听着他的讲述,一边练练点头,向他说的:“师弟,你真是诸葛亮在世啊。若按你的办法去做,相信此次行动必然取得成功。”

    “师兄,那就借你吉言,预祝我们马到成功吧。哈哈。”王落辰爽朗地笑了起来。

    随后,两人又就王落辰计划的细节问题进行了一些深入探讨,便分头依计行事去了。

    王落辰离开江湖渔具店,便再次回到了悬壶城,去调动人马,准备救人。而他走后,郎溪生也离开了渔具店,去了一家小印刷厂,要他们秘密为自己印刷了一些传单。

    这些传单上,印着要五极军团马上释放被捕的抵抗军的内容,措辞十分激烈。声明若是不放人,就会在河洛城搞出一些恐怖事件来。

    在印刷厂用了一天的时间将这些传单给印好之后,郎溪生便趁着夜色,带领自己暗中发展的几名忠于他的人员,将它们给贴满了河洛城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

    于是,第二天一早,当所有人上街或上班的时候,都发现了这些传单,也读到了传单上的内容。

    这些内容立刻就在人群中引起了恐慌,同时也引起了五极军团占领军的注意。

    他们也就是对这样的消息在意,若是网络上的,因为他们全都不上网,还注意不到呢。这也是王落辰要郎溪生使用印发传单的方式,而不使用网络发布的方式散布这些恐吓信息的原因。

    反正,别管怎么说吧。这些信息被河洛城的五极军团高层给接收到了。

    这些信息当然马上就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了,他们连忙开会,研究对策。

    会后,他们就在全城展开了调查和搜捕。但却没有什么收获。

    像郎溪生这种老密探,做事自然是不着痕迹的。哪里会那么容易被他们给查到自己头上。

    调查和搜捕无果,五极军团的人便在各种要地上加强了巡逻和监察。以防不测事件的发生。

    但他们接连忙活了好几天,最后却一点儿异常也没有发现。便以为这次事件不过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搅乱社会的。就都逐渐松懈了下来。

    谁知,就在此时,却出事了。而且,出事的地方还不止是一处。

    原来,王落辰回到悬壶城之后,也召集了抵抗军和齐虎成的人开了个会,要他们各自派出三支精干的小分队,跟着他到河洛城来进行一些秘密活动。

    得到他的命令,齐虎成和吕晓马上就行动起来,各自从自己的队伍中抽调出三百多人,组成了六支小分队。

    王落辰在对这些人员进行了简单的能力测试,了解了一下他们的战斗力后,便带着他们到了河洛城。

    他们化整为零,分批次混进了河洛城,然后潜伏起来。

    所有人员,在等到郎溪生将河洛城五极军团已经懈怠的消息传来后,一起展开了行动。在五极军团的几个军事要地搞了一次小规模的袭击。

    在行动中,他们依旧打出了要解救抵抗军被捕人员的旗号。

    这令五极军团高层顿时担心起,那些关押抵抗军人员之地的安全措施够不够的问题来了。

    他们马上又调派更多的人手去进驻那三处地方,以防止那里会出事。

    然而,就在他们采取了这些措施之后,他们在城郊的一处防御工事却被王落辰带领着集合到一处的队伍给端掉了。

    那处工事不过才只有三百多五极军团的人驻守,根本就不是他们这六百多人的对手。只一次冲锋,就被拿下了。

    三百多人都当了俘虏,被秘密押送到悬壶城去了。

    这次行动引得河洛城的最高指挥官沙和晨暴怒,连撤了几名手下的职。然后,又派人去加强周边军事工事的安防工作。

    可是,他的命令发出后没多久,那些人员才刚刚抵达工事时,城里却又出事儿了。

    这次是五极军团在河洛城内的三个接连受到攻击,大批物资被人给无偿发放给了河洛城的百姓。令五极军团损失惨重。

    沙和晨这一下更怒了,他把所有的手下叫到面前,臭骂一通,要他们限期将这伙儿搞破坏的抵抗军给找到并消灭。

    他的原话是,对于这些人,只要发现不必手软,格杀勿论。然而,问题在于,他们得发现得了啊。

    且不说王落辰带领的这些人能时时得到郎溪生的情报,提前知道五极军团的行动,能够及时避开他们的围捕。单说王落辰吧,以他强大到恐怖的神识,足以将他们藏身之地十几平方公里之内,所有能够威胁到自己人的敌人行踪完全掌握。五极军团的人怎么可能抓到他们呢?

    五极军团抓不到他们,他们与五极军团之间的这种猫捉老鼠一般的游戏就得以持续下去。

    因而,不断发生的袭击事件,便不断地刺激着五极军团将军们的神经。

    他们每天都疲于应付这些袭击,精力耗费了无数,不免让他们苦不堪言。他们纷纷向沙和晨抱怨自己的兵力不足,要求他给自己多派人员。

    但五极军团在河洛城满打满算一共就只有一万多人,面对这么多要求增加人的地方,沙和晨哪里有多余的兵可派呢?于是,在他的命令下,各种节省兵力的办法,就被他手底下的参谋人员给想出来了。

    这其中,就包括合并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