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没有像对付齐如峰和碧空那样,在齐虎成的识海中布置下神识锁。这是因为,他觉得像齐虎成这种战力的人物,即便是他今后反叛也对自己构不成太大的威胁。布置与否无所谓。

    他很放心地离开了要塞回到了城主府。见到吕晓之后,他告诉他自己已经将悬壶城中这支五极军团的队伍给控制住了。要他马上派人跟他们联系,商谈合并事宜。

    吕晓一听,立刻高兴的不得了,赶紧派出了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去了要塞。

    把任务安排下去,这中间便没有了王落辰什么事儿了。他便去吕晓给自己安排的住处休息去了。

    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王落辰匆匆吃过早餐,便离开了悬壶城返回了河洛城。

    回到河洛城,他径直去了江湖渔具店。

    他到这儿来当然是看看,一晚上过去了,郎溪生有没有查到什么消息。

    还别说,郎溪生办事效率还挺高的。两人一见面,他就拿出了一张地图。兴奋地对他说:“师弟,你要的城防图我给你搞到了。关押抵抗军兄弟的位置也已经标注在了地图上。只是,师兄我还是有些担心,你单枪匹马地在河洛城搞事情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这样吧,师兄就干脆豁出去了,带上我的人跟你一起行动吧。”

    郎溪生的话让王落辰心里一阵感动,觉得自己这位师兄真是位值得信赖的兄长。于是,他忙说:“师兄,你不用担心,而且也不用跟我一起行动。因为,你留在河洛城为我们了解五极门的动向,比跟着我对抗他们更有意义。再说了,我告诉你吧,我昨晚离开你这里之后便去了悬壶城。已经在那里将驻扎在悬壶城的五极军团的人马给争取过来了。他们有四千多人,算上悬壶城抵抗军人马,我现在手底下已经有两万多人了。凭着这股力量,我想足以在河洛城跟五极军团一战,并将兄弟们给救出来了。”

    “什么?师弟你竟然在一夜之间变出两万多手下来。唉,我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会给师兄惊喜呢。”

    尽管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往,郎溪生早已了解到自己的这位小师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常常能够创造奇迹。可还是被他现在所告诉他的消息给震惊了。

    一夜之间搞到一直听命于自己的军队,这对于谁来说也都是很难做到的事情啊。却没想到他就做到了。

    这让郎溪生不得不再一次对自己的这位小师弟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落辰看着郎溪生一脸佩服自己的模样,听出他语气里的惊讶和赞叹,不禁有些得意。他笑着对郎溪生说:“师兄,也不是变出来的。因为悬壶城这支抵抗军本来就是我留下的火种,是早在我离开悬壶城之时就布下的棋子。若没有当初的预先布置,我今天也难说能够搞到这么多人手来帮忙啊。哈哈。”

    “哎,你又何必谦虚呢?就算是当初你做了布置,若不是你能力卓绝,这支抵抗力量也不一定会听你的啊。再说,你不是还把五极军团的人给收服了吗?五极军团在悬壶城的主将应该是齐虎成吧?我常听人说,此人为人专横跋扈,桀骜不驯,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没想到却被你一下给轻松拿下了。这足以说明你的能力非常人可比啊。真是,师兄觉得,这辈子认识你确实是件幸事。因为你常常会带给我意料不到的惊喜。”郎溪生继续夸赞道。

    “哈哈,师兄,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我会骄傲的。说起来,其实我能够收服齐虎成也是有前因的。这个前因便是,当初我在铁人营参加训练的时候,跟他打过交道,对他的为人十分清楚。知道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骄傲,谁都不服似的。可实际上却是个欺软怕硬、珍爱生命的家伙。所以,我只要以绝对的实力对他形成压制,并将他的小命攥在我手里,就定然可以将他给收归麾下的。否则,若是他真是个硬骨头的家伙,即便我可以将他杀死,也很难将他手下的兵将这么轻松地给一并拿下的。”

    郎溪生不是外人,王落辰便当着他的面,将自己之所以能够收服齐虎成和他的手下的原因给讲了出来。

    郎溪生一听,马上竖起大拇指说道:“师弟,你不禁战力非凡,而且这智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及。无怪乎齐虎成会败在你的手下啊。”

    “好啦好啦,师兄。师弟都不都跟你说了,要你别再夸我了吗?真是,我看咱们真不能再谈论这个话题了。呵呵。不如,咱们还是说说营救抵抗军兄弟的事情吧。”王落辰被郎溪生给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转移话题。

    郎溪生笑了笑说:“好吧,就不说这个了。咱们就说说救人的事儿吧。根据我所得到的情报,抵抗军的兄弟一共有三千余人被五极军团的人给抓住了。分别被关押在三个监狱里,且这三个地方位置比较分散。因此来说,要想一次将他们全都给救出来,还真是有不小的难度呢。”

    “是啊,我已经在地图上看到师兄你标注的监狱位置了。也感觉此次行动有些棘手。不过,一想到兄弟们正在受苦受难,我这心里就觉得不好受啊。就想着必须尽早把他们给救出来。所以,不管这次的事情有多难解决,我也绝不会退缩的。他们不是把人给关押在三个地方吗?那我们何不想个办法让他们把所有人都给集中到一处去呢?只要集中到了一处,咱们营救起来便轻松多了。”

    王落辰就如何营救抵抗军的兄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哎,师弟这个思路很正确啊。把分散的人员给集中到一处,咱们的兵力就能够集中使用了。只是,要如何做才能够实现这一点呢?毕竟,迁移犯人对于监狱来说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一般情况下,他们可不会这样做啊。”郎溪生非常赞同王落辰的想法,但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对此,王落辰笑了笑说:“这个问题师兄不用担心,因为我已经想出办法来了。只要按照我的办法去做,我相信,五极军团的人一定会像提线木偶一样听咱们的话,将抵抗军的兄弟给转移到一处去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