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当成玩物,任谁心里都不会好受。(书=-屋*0小-}说-+网)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实力跟人家悬殊太大呢?

    所以,那人只好忍着,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向王落辰说道:“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找的是齐将军,是我的长官。他出不出来我根本就决定不了,就别为难我了。”

    “说的有些道理。好啦,既然已经教训过你,那就把你放了吧。只是,放了你之后,你就立马给我进去把齐虎成给叫出来。同意吗?”王落辰将手中的他凌空晃了两下,笑着问道。

    唯恐王落辰会再次把自己给抛出去,那人赶紧回答说:“同意,同意。只要您放了我,我马上就帮您去把齐将军给叫出来。”

    见他答应了,王落辰也不屑再为难他这个小虾米了,就把他轻轻扔到了地上。

    那人一着地,马上就连滚带爬地进到要塞里面去了。

    数分钟后,要塞中传出一声怒喝:“王落辰,你好嚣张,居然敢公开到我五极门的军营来捣乱。你就不怕我把你抓回去吗?”

    随着这声怒吼,齐虎成从要塞中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见到他,王落辰呵呵一笑,说:“齐将军,又见面了。戒律院大牢的滋味儿好受吗?”

    “王落辰,你还有胆子提这事儿?你害我在戒律院里吃了不少苦,我正要找你算账呢。”提起这事儿齐虎成就来气,因而当王落辰一说,他马上就对着他气呼呼地晃了晃拳头。

    “知道你要找我算账,我这不就来了吗?只是,就怕我人站在你面前,而你却没有那个本事把我欠你的给讨回去。”王落辰一脸轻蔑地说道。

    “什么?你小子好狂妄。我就不信凭我堂堂的五极军团的将军,还对付不了你这个小毛孩子。”被王落辰的话激怒了,齐虎成拉开架势就要上。

    就在此时,刚才去叫他的那名头目连连在他身旁咳嗽了几声,似乎想要对他说些什么。

    齐虎成虽然有些爱冲动,可并不是一个憨货。他听这人恰在此时妆模作样地咳嗽,便知道他是有话要对自己讲,便向他侧身问道:“你有话说?”

    那头目就低声对他讲:“将军,这家伙好像已经如传说的那样,超凡入圣,战力已经到达武圣了。所以,他并不是可以随便修理的小毛孩子。将军若要跟他交手,最好还是小心些的好。”

    “什么超凡入圣,有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着急跟王落辰算账,齐虎成听了他的话随口应了一句,便又要开打。但手上才亮了个架势,脚步也不过移动了半步,心里大概是回过味儿来了,马上停下脚步,用充满惊惧的声音向手下问:“你刚刚说什么?是王落辰已经是武圣了?”

    当他看到手下冲他点点头,肯定了刚才的说法,他马上倒吸一口凉气,把架势收起来,连退几步,到了一众将士的身后。看那样子,是打算再打了。

    他的这一举动,显然表明他被王落辰战力已达武圣的事实给吓到了,令王落辰不禁觉得好笑。

    他便以嘲讽的语气对他说:“齐将军,你不是要跟我算账的吗?怎么又退回去了?”

    “谁,谁退了?我,我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打算先去厕所方便一下,然后再跟你打,而已。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齐虎成被他一问,顿觉尴尬。但尴尬归尴尬,他心里却是清楚的很。自己跟王落辰之间却是万万不能再打了。因而,他忙编了个很拙劣的理由,打算开溜。

    听了他这实在有些拙劣的谎话,王落辰忍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指着他说:“第一次听有人把逃跑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哈哈。只是,齐将军,你好像没有搞清状况。今天要不要跟我打不是由你决定的,而是由我决定的。也就是说,既然你已经向我发起挑战了。那就不能再反悔了。不知我这样讲,你懂了吗?”

    “切!我想跟你打就跟你打。不想跟你打就不跟你打。打与不打是我的自由。难道说在我的地盘上,我连这点事儿都决定不了吗?行啦,我不如明白的告诉你,由于今天老子不舒服,就暂时先不跟你计较了。你可以走了。”

    齐虎成假模假样的朝王落辰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了两句,就径直朝要塞走去。

    然而,王落辰今天就是专程来找他的,又岂会轻易让他离开。他那里才一抬脚,王落辰早已飞身跃起,向他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将士们看到他身形晃动,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呢,他的人已经到了齐虎成的身后。

    而齐虎成听到身后有动静,知道不妙,忙不假思索地回手向身后打出一掌。

    他这一掌正好跟王落辰的拳头撞在一起。

    在两人拳掌撞击在一起的瞬间,齐虎成便感觉自己的手掌好像被一个铁锤给夯了一下。

    下一秒,就听“咔擦”一声,他的小臂便从手腕略微往上一点的位置折了。

    “哎呦!”

    而与此同时,齐虎成也大叫一声,一个趔趄向前扑去。

    一扑之下,他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身不由己地便以狗吃屎地姿势扑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还没等他来得及擦一把被地面撞得淌血的鼻子呢,他就只觉得一个脚掌踏在了他背上。

    那只脚掌力道很大,一踏上来,就令他感到自己被一座大山给压住一样,动弹不了半分了。

    “齐虎成,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想当初,在铁人营你和别人合谋想要谋杀我时,可曾想过会有此时的报应?”

    王落辰一挥手扫出一圈元力,将那些想要上前救人的兵将给击退,用脚踏了一下齐虎成问道。

    “你果然是知道这件事的。怪不得你会想办法整我呢。只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当时行事可是很小心啊?”齐虎成直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当初王落辰为什么会那样对自己。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你被我给制住了,成了我手中随便一捏就可以捏死的蚂蚁了。齐虎成,不妨告诉你,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谁对我不好,我通常都会加倍还给他。所以,你想想吧,你这个想要置我于死的的家伙,我会怎么处置你吧。”王落辰冷冷地说道。

    王落辰的话让齐虎成手脚一阵冰凉。恐惧立刻就占领了他的心灵,他整个人都慌乱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