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晓便回答说:“那名将军叫齐虎成,为人十分霸道。跟我们合作的时候,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非常叫人讨厌。我因此跟他争吵了几次,指出了他的不妥之处。可他却根本就听不进去,依旧我行我素。说实在的,若不是以大局为重,我早就想办法把他给撵出悬壶城去了。”

    “哈哈”,听到那人的名字,王落辰笑了起来,接着便对吕晓说:“我跟他打过交道的,这家伙当然就是那样一副臭德行了。不过,他不难对付。早在从前我就教训过他。既然这次又被我给碰到了,就再好好拾掇拾掇他吧。”

    “这人指挥官认识的?哦,也对啊,指挥官本身就是五极军团的人,当然会认识他们其中不少人了。你看,刚才我都把这茬儿给忘了。”

    吕晓虽没有跟随王落辰去过圣境,却也多少知道王落辰的一些事情的。只是,刚才他只顾着向他说明情况,把这一点给忘了罢了。

    王落辰便笑着对他还有悬壶城的几位负责人说:“是啊,我曾经在这人的手下当过新兵,受过他的训练,期间也曾跟他发生过冲突。并且还因此而想了个办法把他给送进了戒律院。说到这儿,我倒是有些佩服这家伙的后台关系之非同一般了。当初都进了戒律院了,居然还能够从里面被放出来,并且还获得了比原来更高的职位。”

    “原来他是个有后台的家伙啊。怪不得他平时总是那么趾高气扬的呢。”经王落辰一说,吕晓脸上顿时露出了茅塞顿开的神色。

    “对,你说的对。他就是个有后台的家伙,不然他不会总是那么一副模样的。好啦,既然知道是他了。那我就无需你在中间引见了,你把他们驻地的地址给我,我直接过去会会他好了。”王落辰笑着说。

    “他们的驻地就在南城一座要塞里。只是,您确定您真要单独过去?那怎么成?他们可是有好几千人呢。您就不怕他们会把您这个五极门的反叛者给抓起来?”吕晓有些担心地问。

    “不怕。因为,就算我打不过他们,还可以用跑的。哈哈。”

    知道了对方驻地的位置,王落辰跟吕晓玩笑着,便迅速将血神光翼放出。金光一闪,便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他露的这一手立刻就将他们给惊到了。他们半天才醒过神儿来。心说,原来指挥官所说的“跑”就是这个跑法啊?是啊,就凭他这突然一下子凭空消失的本事,谁还能把他怎么着啊。

    王落辰留给自己的手下一地惊讶后,只在一瞬间便到了五极军团驻地的要塞前。

    这处要塞原本是狂霸星人构筑的,攻打悬壶城的时候,王落辰也曾经来过。如今故地重游,他心中不由地再生感慨。

    不过,要塞中的五极军团的哨兵没给他感慨的机会。他们站在要塞的城墙上,冲着身上光芒散去的王落辰大喝:“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姓名和来意,不然不客气了。”

    “哈哈,诸位师兄,我是王落辰。有些事情想要找齐师兄谈谈,还请给通报一声。”王落辰笑着向他们招了招手,笑道。

    “什么?王落辰?大叛徒王落辰?你不是在圣境里呢吗?怎么到这儿来了?你想要干什么啊?”

    哨兵听到是他,好像有几分害怕,语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这让王落辰感到好笑,觉得五极门的人还真是够卑鄙的。因为,从这些士兵的表现来看,自己反出五极门后,他们还不定在背后怎么说他的呢。要不然,这些士兵哪里会这么怕他?

    想明白这一层,王落辰不由地冷笑了一声说:“干什么?刚才不是都跟你们说了吗?我要见齐虎成。怎么?你们想拦着我啊?若是这样,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能硬闯了。”

    经他这么一威胁,那些士兵顿时害怕了。他们马上说:“你等着,我们马上去把将军叫出来。”

    当然,他们这意思可不是真是说去叫齐虎成,而是说他们会去叫人来对付王落辰。

    他们话语里所隐藏的意思如此明显,王落辰又岂能听不出来?不过,他却并不以为意,而是满不在乎地大声说:“好,去叫吧。我等着。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否则的话我就打破大门自己走进去。”

    他这样说,没人会觉得他是在吹牛。身为五极军团的人,他们可都是很清楚武圣的战力的。

    于是,哨兵们就留下了两个人看着王落辰,其余的就赶紧跑进要塞里去叫人了。

    约莫数分钟后,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嘈杂的人语声响起,要塞里面冲出一队人马来。

    但王落辰以神识扫了扫,却发现其中并没有齐虎成。于是,他不高兴了。便气呼呼地对着他们说道:“我说了叫齐虎成出来说话,你们出来干什么?难道非要逼着我打进去吗?”

    “王落辰,你这个叛徒,不要嚣张。你也在五极门待过,应该知道我们五极军团的实力。你若这么不知好歹的话,小心我们一个冲锋,将你给打到你爹妈都不认识你是谁。”

    由于己方人多,带领这支数百人队伍的军官说话的底气很足。

    然而,就在他这一番很有气势的话,话音才刚落,众人便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这名军官就不见了踪影了。等他们慌忙四下寻找时才发现,那人早已被王落辰像老鹰捉小鸡似的给提在手中了。

    那人被王落辰给捉住,心里顿时搞清楚了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儿,马上就慌了。忙向王落辰求告:“王师兄,刚才是小弟鲁莽了。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我这一回吧。”

    “饶过你可以,只要齐虎成亲自出来跟我赔礼道歉,我马上就放了你。否则的话,我还是会放了你。不过,是像放风筝一样放了你。”说着,王落辰手上猛然加力,将这人向空中甩了出去。

    “啊!救命!”

    那人被王落辰快速甩出去的瞬间,发出一声充满恐惧的惨叫。

    接着,他便闭上了眼睛。等着自己落地被摔成肉饼。

    然而,当他身体才刚刚下落,他便觉得自己又给一只手掌给抓住了。

    正当他疑惑自己为什么又被人给抓住时,王落辰的声音响了起来:“哈哈,放风筝嘛,不能一下就放手的。那样风筝马上就会掉下来。那样的话就不好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