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听了郎溪生的话,十分自信地笑笑说:“郎师兄,你完全不必要担心。我既然敢于在河洛城搞事情,就自然有我的依仗的。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说完,他和郎溪生闲聊了几句两人分别后的近况,便从江湖渔具店离开了。

    从店里走出,他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大街上,看着万家灯火,想到此刻好多家庭正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吃饭,共享天伦之乐。他不禁想起从前和父母在家吃晚餐,一家人有说有笑,快快乐乐的情形。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思念,便想回家去看看。

    于是,他便加快脚步,向着他家所在的武星小区走去。

    小区里也和其它地方一样,几乎每一家都亮着灯光。王落辰站在小区外面,朝其中凝望了一会儿,心中突然又不想回去了。

    他觉得,父母不在家,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这种想法令他心绪难宁,忍不住又暗暗发誓,一定要尽早将父母给救回来,跟其他人家那样一家团聚。

    心中这样想着,他便决定不再回家了。而是取出月梭,飞向空中。待升到城市灯光不能清晰地照射到他的身影时,便加速向河洛城临近的悬壶城飞去。

    悬壶城中有当初他留下的一队地下抵抗军,还有鲁伊的秃尾鹰部队。想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应该也颇具规模了吧。若是他们发展的不错,正好就可以把他们征调到河洛城来帮着自己救人。

    怀着这样的目的,他来到了悬壶城。

    进入市区后,他从音灵石中取出通信设备,开始跟抵抗军联络。

    爱地同盟成员之间有特别约定的通话频率,只要双方的设备开着,一方讲话,对方就能够接收到。

    所以,当他尝试着跟抵抗军联系了一阵儿后,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他向对方讲了暗语,并亮明了身份。对方一听是自己的最高指挥官来了,忙将此地的抵抗军首领给叫过来跟他通话。

    这人叫吕晓,是悬壶城抵抗军公推出的指挥官。他得知王落辰已经来到悬壶城后,马上兴奋地向他发出了要他去视察部队的要求。

    王落辰正有此意,便问明了他们所在的位置,一路飞了过去。

    他曾经在悬壶城待过一段时间,对这里可以说得上是比较熟悉,且当地抵抗军的驻地便在当初由他亲自打下的易守难攻的城主府。所以,他一路飞过去,并没有费多少时间。

    当他飞跃高高的角楼,落在城主府的院子里时,吕晓早已带人迎候在那里了。

    他们一见面,便相互拥抱了一下。

    然后,他们就一起走进了城主府的大楼里。

    到了里面,大家在一间会议室中落座之后,王落辰便向吕晓他们问起悬壶城的情况。

    他问道:“我刚从河洛城那边过来,那里的抵抗军兄弟受到了无极军队的排挤,情况很不好。你们这边呢?五极军团有没有什么动作?”

    “报告指挥官,悬壶城这里的五极军团是没那个胆量的。因为,遵照您的指示,在您带领大队人马离开之后,我们就立刻组建了悬壶城爱地同盟支部。由于您当时已经把悬壶城给打下来了,我们没有敌对势力的压制。很快就发展成了一支人数超过两万人的部队。这期间,我们坚持打游击,多次打退企图重新占领悬壶城的狂霸星人。使得我们在悬壶城站稳了脚跟。正因为如此,即便后来五极军团来了,我们也没有让他们在悬壶城形成气候。也就是说,从始至终,悬壶城一直都是在我们手里的。而且,还要向您报告的是,河洛城那里的情况我们也听说了,正准备组织力量去救那里的兄弟呢。”

    吕晓才干非凡,说话也很利索,王落辰一问,他便马上向就悬壶城的情况向他做了一个汇报。

    王落辰听了他所介绍的情况,喜出望外。不住地夸赞他说:“好,好,好。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悬壶城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要好出了很多。这真是叫人欣慰的事情。不瞒你说,我此次到这儿来的目的,便是打算向悬壶城借兵,去救兄弟们的。不想,你们却早已经想到我的前头去了。看来,吕指挥官果然是我爱地同盟的一位不可多得的干将啊。”

    “哪里哪里,指挥官过奖了。我们之所以能够对河洛城的事情这么快做出反应,完全是因为我们和那边的弟兄之间一直都有通信联系,并且也合作过几次所致。倒是指挥官您能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为营救河洛城的兄弟而操心费力,着实叫人感动。所以,指挥官,如何解救河洛城的兄弟,需要我们怎么做,就请您指示吧。”吕晓谦虚了一下,然后便十分尊敬地向王落辰表示,自己听他指挥。

    爱地同盟的每一个分支本来就是他的属下,故而对于吕晓的请求,王落辰也不推辞,便说:“河洛城那边我已经在做工作。目前尚未取得进展。不过,我相信那人的能力,他一定得到令我们满意的成果的。一旦他得到了我想要的情报,我们就马上采取行动。但在此之前,我想了解一下悬壶城的情况。悬壶城现在有多少五极军团的人?吕指挥官,你有准确的数字吗?”

    吕晓听了,马上说道:“报告指挥官,有的。因为我们之前一直是一起行动,跟狂霸星人打仗的。所以对他们的情况我们很熟悉。悬壶城一共进驻了五千五极军团的人。不过,经过几次战斗后,损失掉了一百五十多人。所以,现在他们这五千人便只剩下四千八百多了。”

    “哦,只有四千多人。好,这就好对付了。”王落辰得知了对方的人数后,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你应该和他们之间也有交往吧。那现在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们的将军,让我跟他好好谈谈呢?”

    “我们和他们之间确实是有不少联系的。他们的将军我也认识。只是,指挥官大人,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说一下这人的情况。这名五极军团的将军,十分不好相处,若是您打算去说服他,我看还是算了吧。”吕晓皱着眉头说。

    “哦,是吗?那这人叫什么,你知道吗?”经他这么一说,王落辰心里对这名将军来了兴趣了。马上向他进一步了解那人的情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