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是他们的家,这句话就是暗语的关键之处。(书=-屋*0小-}说-+网)当店员说出这句话之后,王落辰便说:“江湖也是我们的家。哈哈。兄弟,请问郎师兄在吗?”

    “郎师兄出去了,请问你找他有事吗?若是需要帮忙什么的,跟我们说也是一样的。我们同样可以帮你的。再说,现在河洛城已经到了我们手里了。办什么事儿也都很方便,不犯难的。”

    那店员已经确认了他是圣境里的人,便告诉了他郎溪生的行踪。同时,还很热情地向他表达了相助之意。

    王落辰便说:“谢谢这位兄弟。我叫沙傲天,是金长老的族人。这次到尘世,是为家族里做事来了。途中正好经过河洛城,想起这里还有位老相识郎溪生师兄,便过来拜访一下。不过,既然他不在,那我等他一会儿好了。”

    “哦,原来是沙兄。失敬失敬。郎师兄出去有小半天了,这会儿天黑了,他差不多也该回来了。既然你想等他,那便请坐,喝杯茶慢慢等吧。”

    听说他是世家的子弟,那店员对他又客气了几分。不仅把他给领到客户歇脚的地方落座,还殷勤地为沏了杯茶放在他面前,请他边饮茶,边等郎溪生。

    王落辰对他说了声谢谢,便饮着茶等起郎溪生来了。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在他一杯茶下肚之后,郎溪生满脸疲倦地从外面回来了。

    见到王落辰,他脸上露出喜色,刚想说话,王落辰怕曝露身份,便抢先对他说道:“郎师兄,你回来了?还记得我吗?我是沙傲天啊。上次你回圣境,我还托你为我们沙家采购一批尘世的东西呢。不知你还有印象没有?”

    “哦,哦。原来是沙兄啊。记得,记得,当然记得了。就是忘了我自己姓什么,也忘不了你啊。当然,还有你托付给我的事儿。而且,沙兄的事情我已经替你在办了。只不过,这中间遇到些阻碍。”

    郎溪生既然能够在尘世经营秘站,应变能力当然不弱。他一听王落辰故意把名字改成了沙傲天,马上就想到这其中的关键之处。想起他此时已经和自己不在一个阵营中了,不能以真实身份跟自己交往,当下就很配合地同他一块儿演起戏来。

    “哦?有些阻碍?不知严重吗?还请郎师兄言明。若是真的很严重,放弃也是可以的。”王落辰顺着他的话茬儿说道。

    听他这样问,郎溪生便向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沙兄,这里说话有些不方便,不如请你随我去楼上相谈。”

    这家渔具店是上下两层的铺面。一楼为经营场所,二楼则是会客和起居室。郎溪生见这里还有外人在,说话不方便,便把他往楼上相让。

    王落辰一听,马上起来跟随他上了楼。

    到了楼上,郎溪生将王落辰领到一间会客室里,关上门后小声地问他:“师弟,你现在都被全门通缉了,怎么还有心思到这里闲逛啊?”

    “哈哈。师兄,我不是闲逛。我是有事要去血域,经过这里想回家看看,便进城来了。只是,进到城里之后,我却发现这整座城市似乎有些不太寻常的气氛,心中疑惑,便过来找你打听情况来了。”王落辰笑着说明了来意。

    “我正想跟你说呢。落辰,你还记得你托付给我照顾的爱地同盟的兄弟吗?他们被五极军团负责统治河洛城的将军给抓了。这不,我正为这事儿犯愁呢。”郎溪生有些答非所问地回答。

    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儿跟自己的疑惑有什么关系,但牵涉到抵抗军的兄弟,王落辰听了,还是慌忙向他问道:“师兄,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在五极军团攻打河洛城的时候,不是还得到了爱地同盟兄弟们的帮助吗?怎么五极军团的人会反过来对付他们呢?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说的就是啊。师弟。我也是这样跟五极军团的将军沙和晨说的。可他却说这是上头的命令,他不敢不从。我便问他是上头哪个的命令,他便说是五大长老。落辰,你看,这是长老们的命令,无人敢违抗。恐怕这一次这些兄弟是凶多吉少了。”郎溪生将情况做了进一步的说明。

    至此,王落辰大概明白了,河洛城为什么会这么奇怪了。

    肯定是长老们下了命令,然后五极军团的将军们就忠实地旅行了这一命令,在全城展开了搜捕行动,将气氛给紧张了。所以,河洛城天才刚黑,路上就没什么人了。

    心中想象着这些家伙是如何对付自己兄弟的,王落辰心中不免顿时冒出几分真火来。他冷哼了一声,说道:“郎师兄,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爱地同盟的兄弟肯定因为我的关系被连累了。既然这样,这件事我就不能坐视不管。我必定要想方设法地将兄弟们给救出来。只是,若要成事,有些地方还请师兄你帮一下忙。不知师兄能看在往日的情分……”

    听王落辰要自己帮忙的语气有几分犹豫,郎溪生不高兴了,他打断王落辰说:“师弟,你这么说可就是跟师兄见外了。虽然你反叛出了五极门,不跟我在一个阵营了。可我们是共过患难的兄弟,彼此间的情谊岂是可以因为这一点就改变的?所以,你有什么事情尽管交给我去做好了。师兄保证,只要我能力所及,我必定给你做到。”

    他的话让王落辰十分感动,忙说:“师兄说得对。是我想的太多了。不该怀疑咱们的情谊的。好,既然这样,师弟立马改正错误,不跟师兄玩虚的了。哈哈。”

    “这就对了嘛。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见他答应的干脆,王落辰便把自己要求他配合的地方给说了出来:“师兄,那我就说了。这次我打算趁救人的时机在河洛城搞点儿事情,需要你将关押爱地同盟兄弟的地方给弄清楚。同时,还请师兄想办法将城防图给搞一份来。不知这些好办吗?”

    听完他的要求,郎师兄毫不犹豫地说:“师兄在河洛城经营了有一段时间了,同时和五极军团的人也比较相熟,办成这两件事都不是什么难事儿。只是,师弟啊。你说要在河洛城搞事情这事儿,让我有些担心啊。毕竟,河洛城是五极军团兵力最多的一座城,你势单力薄的。怕是搞不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