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放开鸟儿,光翼再闪,他便到了艾比斯堡垒内部。顺着旋梯到了二楼的展厅,他来到艾比斯的雕像前。

    根据艾比斯留给他的微型电脑上的视频说,艾比斯堡垒就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人。只是因为缺少能量才无法担负起保卫地球的重任。

    王落辰此次来,便是想要看看他自己所掌握的星阵,能否为艾比斯堡垒群中这些巨型机器人提供能量,以使得这些巨大的机器人能够活动起来,在同狂霸星人的战斗中发挥积极作用。

    因此,在雕像前站了一会,瞻仰了一下这位人类先知的遗容。王落辰便按照微型电脑里的资料,开始了寻找艾比斯堡垒动力模块的工作。

    动力模块就在整个艾比斯堡垒中部一个隐秘空间里。

    之所以说它隐秘,是因为这处空间若是按照正常的路径来走,永远都找不到它的。它没有任何明显的通道可以到达。要进入其中,必须得有路线图,得知道几道暗门上的密码才行。

    还好,路线图和密码王落辰都有。因而,在费了一番周章之后,他最终还是抵达了那里。

    当他站在一个非常像巨大蜂巢的装置面前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个巨大的蜂巢成千上万个格子中的每一个,都应该是安放某种动力装置的地方。可是,上哪儿去弄那么多动力装置呢?这让王落辰不禁犯愁了。他总不能在每一个格子里面都布置一个星阵吧。

    每个格子里面布置一个星阵,恐怕就是他将神识力耗尽也做不到。所以,根本就是不现实的。

    他心里不禁有些失望,以为自己这才又白来了。不过,他可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在发现将每个格子都布置星阵这条路走不通,他便以神识深入到这个蜂巢状的装置内部,希望在熟悉了它内部情况后,自己可以想出办法来。

    当他将神识顺着外面的格子向中心渗透后,他看到,这蜂巢表面所有的格子其实都有线路连接到中心的一个汇集能量的装置上。

    这一发现,令他心中一喜。猛地拍了一喜脑门儿说:“笨啊,刚才怎么就没想到这蜂巢中心会有积聚能量的装置呢?这下好了,既然找到了它,我就有办法了。”

    按照王落辰的想法,既然蜂巢中心有聚集能量的装置,那么他便无需在蜂巢表明的单个小格子里布置星阵了。他只需在这个装置上布置星阵,让星阵汇集星辰之力为艾比斯堡垒提供能量就行了。

    想到这个办法后,王落辰便决定试一下。

    他心念一动,神识便控制着他的元力从蜂巢表面的各个小格子向蜂巢中心涌去。

    这些元力和神识穿过连接在表面和中心之间的线路,进入到聚能装置中去,并在其中形成一个精妙而复杂的星阵。

    这星阵一形成,便在聚能装置内部开辟出一处独立的空间,开始不停地吸收星辰之力。

    只是,这个过程相对于艾比斯堡垒所需要的能量来说,有些缓慢。王落辰很清楚,以星阵为艾比斯堡垒提供能量,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因为,照他估计,仅仅是使得艾比斯堡垒这种巨大的机器人行动起来,所需要的能量就是巨大的,更别说驱动它的武器装置的那些能量了。

    要提供这么多的能量,使用宇阵为它充能还差不多,星阵嘛只能说是权宜之计了。

    不过,有聊胜于无。他相信,只要经过星阵一段时间的聚能,当能量达到可以驱动艾比斯堡垒进行战斗的程度,这个大家伙一定可以动起来的。

    而只要它能够在关键时刻对狂霸星人展开攻击,王落辰相信,这攻击必定能够重创他们。

    怀着这样的希望,王落辰从艾比斯堡垒中瞬移出去。

    下一次现身,他便已经到了艾比斯堡垒群中的其它堡垒中。

    进入其中之后,他就依样画葫芦,在这个堡垒中的聚能装置里布下了星阵。

    随后,经过一天的劳顿,王落辰终于为所有的堡垒都布下了星阵。

    达成目的,他飞上高空,凝视着脚下这些看着像建筑其实是地球卫士的机器人,心中默默祈祷:“希望我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艾比斯堡垒群日后真能够起到应有的作用。”

    心中默念了几遍,他便再次瞬移,到了河洛城的郊外。

    再次回到故乡,他想家了,便穿起隐身衣,趁着夜色悄悄进了城,打算回家去看一看。

    此时的河洛城正是华灯初上之时,但奇怪的是,路上行人并不多。

    他不禁纳闷,心中暗想:“河洛城不是已经被五极军团给打下来了。怎么城市中还这么萧条呢?莫不是这里又出了什么状况了?不行,我得去了解一下。”

    河洛城是他的故乡,他自然是对其十分关心了。一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便马上取消了回家的计划,先去解决心中的疑惑。

    说起来,要查探河洛城发生了什么,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件很容易的事儿。毕竟,这里可是他的故乡啊。亲戚朋友还是有些的,随便跟谁打听打听,不就把事情给搞清楚了?

    当然,要查探的话,他其实还是用不到麻烦以前的关系的。

    这是由于,河洛城作为五极门秘站所在地,不是还有个跟他关系非同一般的郎溪生在这里吗?

    他相信,虽然自己现如今已经不是五极门的人了。因为共同经历过生死,他跟郎溪生之间的情谊却不会减弱半分的。他这个时候去找他了解情况,他也不会隐瞒自己什么的。

    心中有了这种盘算,他便径直去了郎溪生在这里经营的秘站。

    这处秘站表面上是一家叫江湖渔具的渔具店。

    他到那里时,它仍在营业。他便找了个阴暗处,将自己的隐身衣脱掉,装作买渔具的顾客走进了这家渔具店。

    因为不确定现在河洛城为五极门控制后,这里是否依旧是秘站。他走进店里后,没有直接询问店员郎溪生在不在。而是先说了句暗语:“我最到洛神胡钓鱼去了。结果,鱼情很不错,刚到就一连中了两条大鱼。巧的是还是一公一母。当把鱼带回家后,看着被放进浴缸里地它们,我不禁想起一句话来。那句话是这么说的,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你说对吗?”

    “这位客人这话有些不对。因为,我倒是觉得,如果真是感情真挚,即便到了江湖也不会相忘。毕竟,江湖是他们的家嘛。”那店员笑着回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