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便同时向王落辰所隐身的地方打出了一道元力。

    王落辰在自己呼吸稍微急促了之后,心中要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妙。因此,立刻就将星阵布置到了自己周围,将身体由这一片空间中给隔离了出来。

    便在他刚刚做好准备之时,两个长老的元力就到了。

    好在,由于他们这次所做的不过是试探性的攻击,元力强度并不高。因此,当它们打在星阵之上时,并没有对王落辰造成什么伤害。

    两个长老见自己的元力打出去后,那处他们以为有问题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反应,便以为自己刚才只是多心了。故而,只以神识扫了扫,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他们相视一笑。木长老一拍自己的额头,说道:“果然是老了,有时候难免就想得太多了。”

    “就是,这里有着层层守卫,外人哪里那么容易进来?除非他是肖不弃蔡不离那样的高手,才有那样的本事。可这种时候,他们躲咱们还来不及呢,又岂会到这里来?咱们的确是想太多了。”水长老也摇了摇头,感叹自己的多疑。

    “好啦,既然这里没事,咱们就去别处看看吧。”确认大阵这里一切正常,木长老提议。

    水长老点点头,两人就从这里慢慢离开了。

    他们走后好大一会儿,王落辰才将星阵收起来,长出了一口气。

    “这两个老怪物,神识可是非同一般地强。我不过是多喘了几口气,就被他们给察觉了。还好小爷我够机灵,反应快,不然这些还真就被他们给发现了。”

    王落辰调匀了呼吸,于心中将这两个老家伙给骂了一通。然后,就走向布幔覆盖之处。

    他到了布幔之前,弯腰将其一角抓起,轻轻地把整块布幔给掀开了。

    没有了布幔地遮挡,他便看看到了一座布置精巧玄妙的巨大法阵。

    细细地参详了法阵一阵儿,他看出这法阵还真像水长老和木长老所说的那样,有十分强大地吸收元力的作用。

    他心中不禁暗道:“这东西若是运行起来,恐怕圣境中的元力还真要被它给吸干了呢。即便是不被吸干,因为元力大量汇聚到天幕峰这里来,令别处的元力变得稀薄无比,那对武者来说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武者战斗的时候会有不小的元力消耗的。正常情况下,这些元力消耗之后,会从天地间得到补充。但若元力变得稀薄,甚至是没有了,他们的元力就补充不了了。那样一来,他们可不就变得虚弱了吗?这果然是条妙计。可惜,却偏偏被我给提前知道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暗自庆幸此次五极门之行他来对了。

    因为,虽然说他并不会布置繁琐的大型法阵,但就法阵上的修为来讲,他却可要比圣境中的绝大多数武者更为深入。这就使得他在细细地研究过法阵后,能够看出它其中的一些门道。

    并且,因为他如今已经能够构建比法阵更为玄妙的星阵了,使得他有足够的能力将眼前这座法阵给改造一番。

    “在它里面设置一道星阵,等将来这法阵运行的时候,便启动星阵,让它内部产生出一个同周围空间不相互融洽的空间。从而使得它运转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因元力的运行不畅而产生拥堵现象,导致法阵的自行崩溃。哈哈,这样一弄,他们的这法阵就成了一个废阵了。弄不好,还会产生爆炸,将这座宫殿给炸掉。到那时,我想他们一定就会以为自己的法阵设计出了问题,陷入思维困境,不敢轻易再建新阵的,从而使得我们不必再担心受这法阵的祸害了。”

    心里面如此盘算着,王落辰便将神识沉入到这座法阵中去,寻找它的阵眼。

    经过探索,他终于发现了被隐藏的很深的阵眼。

    它是一个小型的法阵,起到对整座大阵进行调度的作用。王落辰变将星阵设置在了它的外围。这样,当大阵运行,阵眼跟其它节点交换能量时,就会触发星阵。

    当星阵运转起来,它便会将阵眼同大阵中的其它节点隔离开来。这样的话,其它节点的能量交换就会发生故障,从而使得它们被多余的能量给损毁。

    布置好星阵后,王落辰得意地看了看自己这一生中的最大的一个恶作剧,便将布幔扯过来,尽量按照原样儿将法阵给掩盖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便悄然离开了大殿。

    离开大殿后,他便赶紧离开了天幕峰。这里有长老们坐镇,他在这里多停留一秒就等于多了一份危险,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当然是早点离开为妙了。

    只是,他虽然离开了天幕峰,却并没有回到冷月宫去,而是直接在化极山脉中找了一处隐僻之所,伸展光翼进行一次新瞬移。

    这次瞬移,他将自己现身的地方定位在了河洛城。

    由于是一次穿越空间壁垒的瞬移,他没有将目标设定的过于遥远。比如设定到乔治城或血域的血都。

    他只是把瞬移的目的地设定为了河洛城。因为,根据他的推断,河洛城应该就是尘世与圣境这两个世界的交叉点。

    只不过,这个交叉点作为两个世界空间重叠之处是无形的,人们都无法看到或感知到罢了。

    但无疑,这个交叉点是由圣境到尘世的距离最短的地方。

    他选择瞬移到那里,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因此,当光翼展开之后,他立刻就将河洛城的印象以神识给锁定住了。

    随后,血神光翼一闪,他便消失在了原地。

    在经历过一次绚丽多彩的虚空飞行,眼前再次出现景物时,他便已经到了河洛城北边的艾比斯堡垒了。

    “成功了!太好了!哈哈!”

    当他从瞬移的短暂眩晕中清醒过来,看到高大的艾比斯堡垒后,不由地大声喊了两句。

    闲置许久的艾比斯堡垒空旷而寂静,他的这一声大笑,顿时将不习惯人类声音的一些鸟类给惊吓地从他身边飞了起来。

    望着腾空飞起是鸟儿,他心念一动,光翼一闪,他的身体便瞬移到了正惊慌逃跑的鸟儿前面。

    鸟儿万万想不到空中会突然出现一个人类,便因躲闪不及撞到了他的身上。

    王落辰得意地将它给抓住,对它说:“你想不到我会比你更自由吧?哈哈。”

    这是一个测试,是一个对瞬移自由度的测试。显然,测试很成功。因此,王落辰便又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