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着玉石向那座已经堆砌的约有一人多高的玉石垛走去。快要接近它时,不知为何脚下突然一个趔趄,便一头撞在了玉石垛上。

    玉石垛在他一撞之下,哗啦啦倒塌了。大块大块的玉石便纷纷砸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半个身子给埋了起来。

    这之后,他就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了。

    周围的人见此情形,马上围了上来,手忙脚乱地查看他的情况。

    经过一番查看,他们全都摇着头站了起来。

    “大家有认识他的没有?他一点儿脉象都没有了,显然已经死了。”他们之中,一位看起来像是工头的人向周围的人问道。

    大家听后,都说自己不认识。并纷纷猜测他大概就是个光棍汉,为了混口饭吃才干这活儿的吧。

    工头打听了半天,看的确无人认识他。便说:“这人来路有些不明,不过既然他死了,这些就都无所谓了。人死之后,入土为安,我看不如这样,大家都搭把手儿把他给埋了吧。至于说他的家人什么的随后若是找来,大家给我证明一下人不是我害死的就行了。至于赔偿金方面,我到时候我少不了他的也就是了。”

    大家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对于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大家也没必要费劲把他给弄回家去吧。于是,他们就都搭了把手,从空地上随便找了些木板订了个简易的小棺材,就把他给抬到了附近一处山坡上,埋了。

    王落辰用五极元体心法禁锢住身体的各项机能,静静地躺在地下,默默地以神识计算着时间。

    数个时辰后,估摸着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他重新活跃起身体的各项机能,以元力破开新坟,从里面爬了出来。

    以元力震落满身的尘土,王落辰凝视了一会儿山坡下的灯光。

    待根据那些灯光的稠密情况,对山下工程的关键之处又了大体的判断后,他从这个小山坡上悄悄地潜到了山坳里。

    在到达灯光可以照见的地方之前,王落辰将隐身衣给穿到了身上。

    有隐身衣遮蔽,别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身形了。他就放心大胆地走向了山坳中灯光最密集的地方。

    这是一座已经建的七七八八的大殿,高大雄浑,很有气势。他便料定,这里应该就是这山坳里面所有建筑群之中最重要的一座。于是,就信步走了进去。

    一路走来,他发现,从殿外到殿内,这座大殿中布置了不下十几个岗哨。这些岗哨或明或暗,都有人值守。

    这一发现,跟让他确信这里的确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了。便加快脚步继续向大殿最深处走去。

    又躲过了几个暗哨,王落辰来到了一处用布幔给严严实实覆盖起来的地方。

    虽然无法用眼睛看到里面的东西,可当他站立在这一片布幔面前时,却可以感受得到它底下传来的能量波动。

    这令他心中感到好奇,就想着掀开布幔一看究竟。

    还没等他动作呢,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

    怕被人发现,王落辰赶紧躲到了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地方,藏了起来。

    之所以如此小心,是因为,虽说是他穿了隐身衣了,但倘若对方是神识十分强大之人,比如说五大长老这样的,还是能够发现他的。

    为防万一,他才隐藏了起来。

    他才刚刚藏好,脚步声就近了。

    随着脚步声临近,他瞧见了两个令他心中顿生紧张的熟人。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木长老和水长老。

    他们两人好像一对好基@友一样,倒背着手,肩并着肩来到了这片布幔之前。

    在布幔前站定,水长老笑着向木长老问:“司徒,你看工程进度不慢吧。这才不过两个月的工夫,就把大阵的主体给建好了。”

    “这还不是你这个工程总当家的调度有方所致?因此说,若是将来这大阵取得了应有的效果,五极门上下都应该好好地感谢你才是呢。”木长老点了点头,夸赞他道。

    听了他的话,水长老叹了口气说道:“唉!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当此多事之秋,我身为五极门的长老,这些事情还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司徒,你说咱们的大阵建成后,就真的能够改天换地,将圣境的元力全部搜罗到化极峰来吗?”

    “那是当然。欧阳兄不必担心,我已经让奇巧院仔细计算过了。以这座大阵吸取元力的能力,绝对可以在短期内将圣境中所有的元力都给锁住,并汇聚到化极峰来。哈哈。你就瞧好吧。等到元力都被搜罗大阵给聚集过来,那帮逆贼叛徒们的末日就到了。”木长老信心十足地说道。

    “希望可以如此吧。毕竟,这个法子才是最省力的法子。若不是有这个法子在,我此时便早已亲自带领五极军团将那帮乌合之众给灭了。”水长老说着狠话,嘴角露出一丝凶残。

    木长老神色凝重地说道:“杀戮毕竟不是最好的办法。一来会被世间的俗人所诟病。二来,也会减弱圣境的力量不是。毕竟,咱们这个世界也面临着很多威胁的。能多保存一些替咱们效力之人总是好的。”

    “是啊,蝼蚁自有蝼蚁的用处。我也就是看他们还有那么一点点用处才没有大开杀戒的。不然的话,恐怕日月江此刻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吧。哈哈。”水长老说着说着,发出了一声几乎没有一点点人类情感的笑声。

    这笑声里满是对这世界的杀意,令王落辰心头生出无比的鄙视和憎恶。

    “杀人已经无法令我感到一点点快意了。倒是如何更好地控制他们,对我来说还有那么一点点意思。所以,我才让奇巧院设计了这座搜罗大阵。目的就是让那些反叛的人在得不到元力补充之后,变得虚弱无力,从而收起他们的所谓傲气,臣服于你我,受咱们的控制。哈哈。想想在不远的某一天,他们向咱们摇尾乞怜,请求宽恕的样子,我这心里就无比的兴奋。”

    木长老也笑了,但跟水长老不同,他的笑声里充满了阴险和狡诈。

    以至于,在听过他的话之后,王落辰觉得自己的肠胃一阵翻腾,有一种要吐的感觉久久不能压制下去。

    这感觉令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便引发了他周围空气流动的加剧。然而,便是这一点轻微气流的变化,却也没有逃过两位长老的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