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被布置下了困锁神识的法阵,就只能听命于王落辰了。王落辰就叫他和齐如峰一起去招降随同他们前来的五极门弟子。

    这些弟子一看自己的主官都投降了,且他们也身处逍遥族和天道盟的包围之中处境不妙,自然是没得选择了。便纷纷听从两人的劝说,向天道盟投降。

    对于这些新降服的弟子,王落辰便让冷凌风和阳斩星将他们分批给押送回望月山,经由冷无痕他们的教诲之后,再编入各个队伍中去。

    这样安排使得他们完全被打散了,便不怕他们会形成小团体,生出反叛之心了。

    至于齐如峰和碧空两人,他们已经被自己给牢牢控制,不怕他们玩儿出什么花样来,就全都留在了身边。

    做出如此安排之后,冷凌风他们就开始了对那些投降的士兵的押送工作。而王落辰则是带着齐如峰和碧空他们,去清扫草原上其它地方仍在肆虐的虫灾。

    当然,虽说带着他们,也不过是借机要他们帮着带带逍遥族的士兵,教给他们一些行军布阵的方法。真正清理夺生虫的时候,是用不到他们的。

    只是,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又因此有幸见识到了王落辰对付虫灾的非凡手段。心中对他的敬畏便也因此又多了几分。

    这样忙活了几天,虫灾消除的几乎绝迹了。齐如峰和碧空也把那些追随着王落辰的逍遥族士兵给训练的有模有样了。

    王落辰这个方法,一举两得。既消灭了虫灾,又锻炼了队伍。令白可寒也很佩服。

    或许是更加认识到王落辰这人的非同凡响了。在王落辰将逍遥草原上的虫灾给消灭之后。白可寒便召开了全族的会议,做出了一个非常正式的决定。

    这个决定便是,他们逍遥一族全体加入天道盟,成为既三家界之后,天道盟的又一个重要分支。

    这是一件大事,王落辰自然要慎重对待。便又在逍遥族待了下来。

    在这十多天之中,他和白可寒一起,将逍遥族的青壮年编成了三个军。日夜操练,以准备应对五极门可能会采取的报复行动。

    但奇怪地是,在又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准备后,五极门却好像对齐如峰碧空他们降敌的事情全无知觉一样,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反应。

    王落辰担心他们这样做恐怕是在酝酿更大的行动,便将逍遥族托付给冷凌风阳斩星他们,自己单独去化极峰打探情况。

    从逍遥草原到化极峰也有数千公里的路程,即便是骑乘巡天兽也要用不少时间。且因为巡天兽体型巨大还更容易被人发现。因此,王落辰此去就没有带巡天兽。而是先使用瞬移到了化极峰的周边山峰,独自一人以月梭偷偷靠近了化极峰。

    但当他到了化极峰后,经过一番小心翼翼地查探,却发现五大长老一个都不在化极峰上。

    这让他更加怀疑这几个老怪物在搞阴谋诡计了,就抓了很多他以为对方可能知道情况的人拷问。

    经过一番打探,终于被他打听到,最近五大长老集体去了天幕峰,说是要在护宗大殿里修炼。

    王落辰知道了这一情况,便向护宗大殿而去。

    到了天幕峰山脚下,因为害怕被五大长老感知到自己的到来,王落辰便找了个隐蔽之所隐匿了起来。

    他寻思着,自己躲在暗处,便有机会潜入护宗大殿,看看长老们到底到这儿搞什么鬼。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他潜藏了五天,心里已经有些不耐烦,打算就此离开之时,天幕峰的山下出现了一支运送玉石的队伍。

    这支队伍约莫有上千人,构成比较复杂,男女老少都有,王落辰料定自己混进其中也很难被人识别出来,便找了个机会打昏了其中一人,换了他的衣服混了进去。

    随这支队伍沿着山道登上了天幕峰峰顶,他们换乘船只驶向了天幕湖中心的护宗大殿。

    船只靠岸,他和其他人一起背负着玉石踩着木板,上了码头。

    到了这里,便有人过来指挥着他们如何走。他就随着大队向着那些人所指的方向走去。

    一路尽是山道石阶,背负着玉石的人们累得够呛。队伍中就有人抱怨起来:“这是要去什么鬼地方?路这么难走,还要不要人活了?”

    “嘘!小声点儿。据说这批玉石是五极门长老用来建造什么宫殿的。所以,咱们这次做的可不是寻常任务。得小心些才行!”

    “对啊,长老们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可不是咱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够得罪得起的。”

    “好啦,别说话了。马上就到地方了。就是累,也累不了多大会儿了。等东西一送到,咱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那样的话,咱们就可以回落霞平原了。”

    最后说话这人大概是他们的头儿。所以,他的话很管用。他说了之后,别人就不再乱议论了。

    这几人的谈话一字不落地全都被王落辰的耳朵给捕捉到了。

    从这几人的对话里,他猜想长老们的确在干一件大事。而且,很可能是跟当前形势相关的大事,不然他们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弄这么多玉石过来的。但究竟是什么,因为信息太少,一时之间他还想不出。

    既然无法想明白,就干脆不想。他便继续随着这些人前进。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到了地方了。

    这里距离护宗大殿约莫有三四里地,是一处小山坳。

    此刻,这一个方圆约莫数平方公里的山坳里聚集了足有数万人。

    这些人聚集在这里,正在修建一处新的宫殿群。王落辰他们所运送的玉石,就是用来铺设这些宫殿的地面的。

    看着这工地上人头攒动的情形,王落辰心道,这些老妖怪到底在折腾什么?不是明明已经有护宗大殿了?怎么又在此处修建宫殿?莫非又建造什么大阵?

    心中疑惑,王落辰便想着将这件事情给搞清楚。

    但要搞清楚的话就得留下来。只是,他跟随着的这批人是运输玉石的,他们还要返回去运送更多的玉石过来,大概是不会留下的。倘若他们离开,他就得随之离开。因而,他要想留下,就得另外想办法才行。

    可大白天的,周围全是人,他也没有可能离开队伍,混到别的人群里去啊。他为此开动了脑筋,思考对策。

    就在此时,带领他们过来的充当监工的人向他们下了道命令,要他们将自己所背负的玉石全都在工地上的一处空地堆放起来。

    看着前面人迅速堆放起来的玉石垛,王落辰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