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落辰的援兵火速赶来之际,碧空对齐如峰说:“齐师兄,这小子就是王落辰。看来,逍遥族早已投靠了天道盟了。并且也为对付我们设下了埋伏。看那援军分明不弱,恐怕咱们的人抵挡不住。不如暂时先撤吧。”

    齐如峰听了他话之后,略一沉吟,说道:“碧空,照你这么说,这小子就是王落辰?咱们五极门的头号敌人?这真是太好了。你想啊,倘若咱们将他给抓回去,长老们是不是会大大地奖赏咱们呢?所以说,这小子分明是上天给咱们的礼物。咱们不能就这么白白推辞掉的。”

    “齐师兄,你的意思是咱们要把他给抓住?可是,齐兄不要轻敌啊。这小子战力可是不弱的。只怕咱们想要抓他有点不容易呢。”

    在穴居人的圣冢,碧空亲眼看着王落辰将远影给干掉了,知道他的手段了得,唯恐自己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忙劝说齐如峰不要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齐如峰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说:“关于他我也多少知道一些。他不过就是一个刚入门的弟子,战力才刚刚突破了武圣。能有多厉害?你不用担心,就瞧好吧。”

    “齐师兄,你真要这么做?好吧,那我给你压阵吧。”碧空地位不如他,战力也比不过他,只好听命于他了。

    “好,你就帮我把想要给他帮忙的人挡住就行。另外,记住一点,必要时所有人都可以牺牲掉。咱们此行只要是能够把这小子给解决掉,就是大功一件。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齐如峰低声嘱咐道。

    “嗯!我记住了,齐师兄。”

    没想到他这人心这么狠,碧空听了他的嘱咐后略微一愣,回答道。

    齐如峰跟碧空交流过之后,便飞身向王落辰攻了过来。

    王落辰见他们两人嘴唇不停微动,便知这两个家伙在见到天道盟的援兵后,一定是在商议对策。只是不知道他们要怎么选择。是找机会逃跑还是继续死撑下去。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俩家伙还真是自信。面对天道盟五千飞行军和逍遥族三万人的围困,还有胆量过来跟自己单挑。

    不过,这种疑惑也仅仅只是在他心中一闪,便释然了。

    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便是现如今自己的身份不同的这个事实。

    他不由地无奈地偷着乐了一下。

    “是啊,我如今可是了不得了。已经成了十三万战士的头儿了。也算是十分重要的人物了。在这两个家伙眼睛里,那就是一块唐僧肉。当然是值得他们孤注一掷,赌一赌了。不过,愿赌服输。只怕他们两个输不起呢。”

    王落辰明白了他们的想法,顿时振奋起精神,向着齐如峰迎了上去。

    齐如峰的元力拟态武器和他的名字很配,就是一片连绵的山峰。

    它和王落辰的璀璨星域对上,山峰上立时就飞起无数巨石,将王落辰的流星炮给挡了下来。

    两人的元力撞击在一起,顿时激荡起风云,令周遭数百米范围的人都受到了震动。

    他们受不了这股力量的冲击,纷纷躲开,到一旁观战去了。

    武圣以上高战的交手平时很少见到,交战的双方此时因为两人的交手瞬时间便达成了一种默契。全都停止进攻,各自收缩战队,当起了看客。

    这其中,还包括刚刚赶来的天道盟的援军。他们控制着日轮月梭以及飞行兽,将五极门骑乘飞行兽的部分军队给围困在空中,也向下观看王落辰和齐如峰的这一战。

    当然,作为王落辰的师兄,冷凌风和阳斩星也自动飞到了他的左右,为他压阵。免得在一旁的碧空会突然偷袭。

    他们两人都是准武圣战力,即便不能合力将碧空给拿下,但把他给抵挡下来还是做得到的。

    大家如此奇特的举动,自然是躲不过王落辰和齐如峰两人的眼睛了。为了对得起观众,他们便暂停交手,各自退开,像所有单挑的人一样,相互行了个礼,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王落辰,明人不做暗事。我乃是五极门中主管异族事务的主官,齐如峰。战力已在武圣上品。若是你觉得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乖乖束手就擒,跟我回五极门向长老们请罪好了。这样的话,看在你态度不错的份儿上,我或许会替你向长老们求个情也说不定呢。”

    齐如峰将自己的身份和战力亮明,就对王落辰展开了劝降。

    王落辰冷冷一笑,说:“武圣上品战力,的确很不错了。可惜啊,这么高的战力不能用到对抗异族侵略以及造福圣境百姓上面,却要浪费在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之上。最可惜的是,还要白白陨落在我手里。唉,真是令人悲哀的事儿啊。”

    “小子,你果然够狂!好,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的就来拿吧!”

    齐如峰被王落辰给骂了,脸上挂不住,勃然大怒,也不用元力武器,直接一挥拳头,向着王落辰打来。

    “肉搏?哈哈。我喜欢。”

    王落辰的五极元体最近又有突进,身体由内而外都已经是坚韧无比,哪里会怕他跟自己肉搏。当即也挥拳上去,和他战到了一处。

    两人战力到了这种程度,拳脚的攻速自然很快。顷刻间便各自攻出了数百下。

    他们身形这么快,战力低微着根本就看不到他们怎么出手的。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是空中两人不停变幻的残影。

    再就是,他们的拳脚碰撞所发出的乒乒乓乓的响声以及拳劲所激荡起的风尘。

    不过,越是如此,他们看得就越是兴奋,纷纷发出了赞叹声,赞叹他们两人的战力之强。

    数秒后,在众人的赞叹声中,只见两人所形成的战团中飞出两条身影。

    眨眼的工夫,他们立定。众人看到了这样一副情形。

    迎风站立的王落辰依旧气定神闲,潇洒自如。而另一边的齐如峰,却是衣衫破烂,且不停地搓手揉脚。

    手脚乱动,他嘴里还不停地骂道:“靠,该死的,这家伙还是不是人啊?浑身的皮肉就跟金铁做的一样,怎么打都打不动。反而还把我的手脚给震得生疼。”

    “好说!我的身体早就练到刀枪不入。何况普通的拳脚?不然你以为我会跟你这种老家伙比拼武技吗?”

    王落辰狡黠一笑,向他晃了晃拳头说道。

    他说的没错,他入门晚,武技并没有学到多少。单以拳脚上的功夫来说,他根本就不是齐如峰这种老家伙的对手。所以会跟他在拳脚上斗这一回,正是仗着自己身体坚韧,不惧打击。

    齐如峰不知道王落辰还有炼体的功夫,不免就吃了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