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可寒的话音刚落,逍遥族那些希望他接受五极门的要求同他们结盟的人,马上就争相劝他,要他再考虑考虑。

    那些人的话传入了齐如峰的耳朵,齐如峰马上说:“白族长,你看你话不要说的太绝。你们族中还是有很多人希望跟我们合作的嘛。对于他们的诉求,你也应该考虑一下才是。”

    接着,他又向那些希望白可寒答应结盟的人说:“诸位,我们五极门欢迎任何想要成为我们朋友的人跟我们合作。假如在座各位有谁希望成为我们的朋友,我代表五极门欢迎他们。”

    他这话显然是想要分裂逍遥族。白可寒听后,非常愤怒地瞪着那些还在劝自己跟五极门结盟的人说:“都给我闭嘴,别当着外人的面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了。你们是族长还是我是族长?这件事我已然做出了决定,不容任何人反对。否则,族规从事。”

    “可是族长,你的决定是要跟五极门搞对抗啊。这您可得想清楚,就凭我们实力,跟他们对抗能成吗?我看还是答应他们算了。反正又不会吃亏。”

    虽然白可寒话说的很重,可是仍有人坚持自己的主张,向他劝说。

    白可寒看了看那人,便怒吼道:“卫兵,将这个不听号令的家伙给我拖出去重重地打一百鞭子。教教他什么是规矩。”

    随着他一声令下,帐篷中的卫兵就立刻行动起来,抓住那人向外面拖去。

    便在此时,碧空向抓捕那人的士兵出手了。

    就只见他轻轻挥了挥手,两名抓住那人的士兵便闷哼一下,倒在了地上。

    接着,他身子一闪,就已经把那人给带到了齐如峰的身边。齐如峰就对着众人说:“大家别怕,凡是愿意跟我们合作的,我们五极门都会保护的。”

    他此话一出,逍遥族中立刻便有五六个人一下跑到了他们身边。

    他们纷纷向他表示,愿意带着自己的人同五极门结盟。

    像所有的族群中一样,逍遥族也是由诸多势力组成的。平时的时候,由于并未面临重大的利益争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能保持一种平衡。但现在,到了关键时刻,这种平衡就被打破了。

    白可寒眼看自己族中的势力因为齐如峰等人的诱惑与挑拨背叛了自己,心中气急了。

    他咬着牙,恨恨地怒斥那些人说:“你们这些叛徒,败类。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他的话令那些人心中惊惧,纷纷对他说,他们这样选择也是无奈。因为,他们不想成为五极门的敌人,免得会无辜死去。

    齐如峰听了双方的对话,对着白可寒说:“白族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想跟我们合作,我们也不勉强。可你不能拦着别人跟我们合作啊。你这样做,可是犯下了十分严重的错误了。甚至,已经将自己给定位成了我们五极门的敌人。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五极门对于我们的敌人,可是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的。不过,事到如今,我仍然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结盟?还是不结盟?朋友,还是敌人?你选吧。”

    他的话,无疑是一种威胁。应该说也是他准备武力解决的信号。白可寒又不傻,他当然听出来了。

    但他并不因此而让步。

    只听他冷冷一笑说:“哼!我们逍遥族对于客人向来都是很热情的。但那仅仅是我们对待友好客人的方式。若是有人不想友好,偏偏想做恶客。我们也是不会跟他们客气的。”

    “哈哈,不客气?不客气就不客气。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如何不客气。”面对白可寒的威胁,齐如峰根本就毫不在意。

    他的话彻底将白可寒给激怒了。他冷哼一声,朗声向外面喊道:“来人,将这些敢在咱们逍遥族地面上撒野的家伙给我围起来。”

    “是,族长!”

    他的命令发出,大帐外顿时齐齐响起士兵们的回应。紧接着,就呼啦一下涌进来数百名手持各种武器的士兵。

    “哈哈,想动手啊。就凭您们?真是可笑。好,既然你们找死,那我们今天便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五极门的厉害吧。”

    在被那些士兵给围住之后,齐如峰笑着向白可寒发出了威胁。随后,口中就发出了一声尖啸。

    这啸声是个信号,在它响起后。逍遥族的驻地中顿时响起了五极门的人同逍遥族的战士作战的喊杀声。

    而与此同时,齐如峰和碧空也没闲着。在通知了外面的人动手后,他们立刻就一起向着白可寒扑了过来。

    由他们的身手,王落辰看得出,他们的战力应该都在武圣以上。便料想这一扑过来,非将白可寒当场杀死不可。当下也顾不得隐藏身份,身形一动便放出璀璨星域,将他们两人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不过,他也清楚,这两人战力了得,他一个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暂时战斗一下还行,若是持久打下去,只怕他就要被他们给杀掉了。

    因而,他便决定暂时退却,待召集了援兵再说。

    他正想对白可寒说要他离去,白可寒此时却已经趁机指挥着逍遥族的士兵结成了一个战阵。

    只见这个战阵中的每个人都一一个姿势,双掌朝上向空中打出一道元力。这众多元力汇聚起来,便形成了一股飓风级的风力攻击。

    这股风力攻击十分厉害,顷刻间便把巨大的帐篷给吹走,并将齐如峰和碧空等五极门的人也给吹得倒退数十米,不停地咳嗽。

    显然,他们是被这股飓风给吹拂的气息不稳,略受伤害了。

    “盟主,我们来助你灭了这两个狗贼!”

    白可寒带头组成的战阵一击得手后,他向他喊道。

    看着他信心十足的样子,王落辰暗自摇了摇头。心说,你们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就凭你们这仅仅会刮风的战阵,哪能对付得了这两名高战力的家伙。

    因此,他忙对他们说:“你们不必管我,只管用此阵去对付五极门的士兵去。至于他们,我自有安排。”

    说完,就随手向天空弹射出一颗巨大的信号弹。

    “砰!”

    信号弹在空中炸开,不远处顿时飞起黑压压一片人影。

    他们好像一群大鸟一样从空中迅速向这边袭来,声势十分了得。

    白可寒瞧见这阵势,顿时放心了。便依照王落辰的话,带着族中之人向五极门中的普通弟子攻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