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到厨房的时候,大家正在忙活。他便找到管事的,向他说一下待会儿下迷药时的注意事项。

    管事的参与了战前的会议,自然是认得王落辰的。知道他是族长的座上宾,身份尊贵。对他的话自然是不敢不从了。

    王落辰安排好了厨房的工作,便再次回到了大帐。

    见到白可寒后,他向他回禀了一下厨房的事情,就自动退到一边去了。

    白可寒便对齐如峰等人说:“特使大人请稍候,饭菜马上就好了。”

    说完,他便吩咐人先把酒给抬了上来。

    随着逍遥族盛酒用的大瓮被抬进了大帐,整个帐篷里面顿时充满了酒香。

    齐如峰闻到酒香后,便问:“好香啊。这酒是你们自己酿造的吗?”

    “回禀大人,不是。这酒是我们以牛羊向落霞平原的酒坊换的。名唤做‘仙人醉’。”白可寒回答。

    “哦,仙人醉。居然是仙人醉。这酒据说是当年元化极祖师的夫人最先酿造的。配方极为独特。因而极难酿制。导致它每年的产量极为有限。以至于除了达官贵人之外,一般人物极难买到。因为此酒稀罕,不怕族长笑话,在五极门,就连我这个级别的也喝不到呢。想不到族长却能弄到。真是好神通啊。”

    齐如峰对于仙人醉是只闻其名,没有亲自品尝过。因此当知道眼前摆放的是这种酒之后,脸上露出了喜色。

    他的喜色暴露了他是一名酒徒的事实。这让王落辰和白可寒心中暗喜。

    因为若是这家伙不怎么喜欢喝酒,恐怕想要迷昏他就有些困难了。

    既然他喜欢喝酒,那就好办了。待会儿只要在酒中略施手段,保管能够将他给迷昏。

    白可寒便忙对他说:“特使大人说笑了,不是我有特别的神通。而是酿造这酒的酒坊所需要一种特别的材料就在我们逍遥草原上。是一种名唤百草露的菌丝。只是,这种菌丝极难采到,需要我族的牧人常年寻找才能够找到些许。而这些许的百草露便成了酒坊愿意换给我们酒的原因。这酒我平时也舍不得喝,以至于虽然每年换来的酒不多,也攒下这么一瓮了。正好,今天大人来了,借此机会也把这个酒给好好地品尝一下。”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节。怪不得呢。我就说这酒你们没那么容易弄到的嘛。好,不说这个了。反正别管怎么说,今天我是有口福了,就小酌几杯吧。”齐如峰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向白可寒做了个宴会可以开始了的手势。

    白可寒便给了自己的下属一个宴会开始的命令。王落辰他们便去厨房通知大家可以上酒菜了。

    厨房得到了命令,就开始向大帐以及在族中其他地方的五极门的人供应酒菜。

    此时正当中午吃饭的饭点儿,五极门的人也都饿了。一见酒菜上来,也不验看,直接就吃喝了起来。

    而大帐之内,当厨房把食物摆放到齐如峰和碧空等带队的大人物面前后,他们也在白可寒的热情相让下,开动了。

    这里面有个问题,既然酒菜里面是下了迷药的。白可寒等人陪着五极门的人吃喝,他们就不怕也被迷药给迷昏吗?

    当然不怕了。因为,他们下在食物中的迷药是由一种叫迷迭草的草种制成的。

    这种草种当初被发现具有迷醉作用,是因为逍遥族的牛羊吃下它们纷纷倒地不起。牧人们感到奇怪,追根溯源之下,便发现了这种草种。

    他们发现了它具有迷醉作用之后,由于怕自己的牛羊误食,就寻找对付它的办法。

    结果,他们就在迷迭草的根儿上发现了一种叫清明的小虫子。

    这种小虫子就寄生在迷迭草的草根上,以它体内的汁液为食。却一点儿迷醉的表现也没有。

    他们因此便猜想这小虫体内有一种可以抵抗迷迭草药性的东西,就把这种小虫捉来用酒浸泡,喂给自己家吃了迷迭草的牛羊。

    没想到,这个办法果然奏效。被灌下清明虫浸泡液的牛羊,很快就能够醒转过来。

    今天,为了让自己在陪五极门的人吃喝时不被酒菜中的迷药迷昏,逍遥族的人便事先服用了由清明虫制成的药水。

    有了这种准备,他们自然是可以毫无顾虑地陪着五极门的人吃喝了。

    有他们陪着,五极门的人当然也就没有的戒备之心。个个都甩开腮帮子大吃大喝了起来。

    不过,这仅仅是一般人的表现。像齐如峰和碧空这种高战力的家伙,因为他们的感知能力超越常人,他们对食物的辨别能力还是很强的。他们仅仅吃了一点东西,就很轻易地将酒菜中的猫腻给觉察了出来。

    因此,他们便停下了筷子,向白可寒问道:“白族长,你们族中的这些食物里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可是添加什么东西了?”

    怕他们起疑,白可寒赶紧说道:“哦,启禀大人,由于我们逍遥族无论放牧还是生活终日都要暴露在烈风中,不免会受风寒之苦。因此,为了对抗风寒,我们的食物中都要添加一些用来御寒的佐料。这些佐料都是我们逍遥草原上的特产,不免就会有些跟大人们平日所吃的食物的味道有些不同。请不用担心,尽管食用就是。您看,我们不是也一样吃了这么多了,没事的。”

    “当然没事了。假如在饭前都服用过清明虫药液的话。哈哈。白族长,我说得对不对啊?”听了他的解释,齐如峰突然把脸一沉说道。

    自己的秘密一下子被人家给戳穿,不免大大出乎白可寒的预料。他心中登时紧张起来。

    好在他一把年纪了,所经历的风浪也多,面对这种突发情况,依然能够保持表面上的镇定自若。

    他笑了笑向齐如峰反问道:“大人所言何意啊?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呢?”

    “哈哈,白族长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你们在食物中加入了迷迭草的草种,企图以此来把我们给迷昏,然后把我们给干掉,不是吗?可惜,我们来之前已经将所有情况都预料到了,昨夜受到一只莫名其妙的飞行兽骚扰后更加了小心,早在出发之前便让我们的人饮下了清明虫的药液。目的就是防备你们会给我们下套。没想到,竟然被我们给料准了。你们果然胆子够大,敢图谋杀害五极门的人。只是,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了吗?”见白可寒不肯承认,齐如峰干脆把话挑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