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去诱敌的人都是能说会道,心眼儿活泛的人。王落辰他们根本就不担心他们不能把五极门的人引来。因而,将他们派走之后,他们马上就开始动员逍遥族的人,为即将到来的敌人做准备。

    食物、迷药、武器、兵力部署等等各方面的工作都逐一展开。而王落辰也派巡天兽去向天道盟的人送信,要他们加快行军速度,争取早点赶过来。

    王落辰把写好的一封信系在巡天兽的脚踝上,告诉它这信很重要,一定要带给冷凌风他们,就把它给打发走了。

    然后,他就在逍遥族静静等待消息。

    约莫一个时辰后,巡天兽就带来了冷凌风的回信。

    在信中,冷凌风告诉王落辰,说是他们已经进入逍遥草原地界了。大概在中午时分就能够赶到逍遥族驻地。

    王落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他们应该能够在五极门的人之前到来,便对白可寒说自己要去迎接他们一下,以便将他们给布置到一个可以伏击五极门之人的位置。

    至于五极门的人,他也算过了。因为他们的飞行兽被巡天兽给折腾的无法负重飞行,他们肯定不会早于天道盟的人到来的。

    王落辰离开了逍遥族,骑着巡天兽向日月江飞行。很快,就见到了天道盟的先头部队。

    先头部队领头的是年轻一辈中战力仅次于他的阳斩星。

    两人见面,阳斩星从自己的日轮上跳到巡天兽的背上,热情地跟王落辰握了一下手。

    他笑着对王落辰说:“怎么样?我们的速度不慢吧?我跟你说,接到你的命令后,我们可是半点也没敢耽搁。风驰电掣地就赶来了。”

    “哈哈,阳师兄辛苦了。我代表逍遥族感谢你们。这事儿都怨五极门那些家伙,明明不到征收牛羊的时间,他们却偏偏跑来了。要不然,我们也不用这么着急赶路的。”王落辰忙跟他说明了一下情况。

    “就是,仅就这一点,这帮家伙就该被好好地教训一下。所以说,盟主,你快说咱们这一仗该怎么打。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就立马上去狠狠地打他们,绝不含糊。”阳斩星摩拳擦掌地说道。

    王落辰却摆了摆手说:“阳师兄不用这么激动。若是逍遥族那边按照我的计划得手了,说不定咱们要将五极门的家伙给制服,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呢。”

    接着,他就将自己制定的请君入瓮的计策跟阳斩星讲了一下。

    阳斩星听后,对他连连竖起大拇指说:“高啊,实在是太高了。盟主,我得说,在武功方面我或许会略微比你有那么一点点天赋,可在这耍心眼儿,使巧计方面,我就是再长出个脑袋来,也是比不过你的。”

    “哈哈,阳师兄你就笑话我吧。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不过是根据当前的形势,瞎琢磨出了这么个主意而已。”王落辰被夸了,谦虚地说道。

    “瞎琢磨就琢磨出来了这么好的主意,要认真琢磨,那还了得。哈哈。”阳斩星打趣道。

    两人正在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冷凌风带领大队已经从后面赶了过来。

    五千人的飞行军,日轮月梭黑压压地一大片,遮天蔽日,场面极为壮观。王落辰看了,不由地被这景象给震撼到了。

    稍后,他回过神儿来,望着自己的队伍,对冷凌风和阳斩星说道:“咱们这队伍真是好威风啊。看到这队伍,我对于消灭五极门的人就更加有信心了。不过呢,前面就要到逍遥族的驻地了,咱们这么多人在天空飞行,目标不免有些太显眼。万一让五极门的侦查兵给发现了就不妙了。我看,不如这样,叫大家分成小队,逐次靠近逍遥族驻地。并且,到了那附近之后,就改为步行。你们以为如何。”

    “师弟所虑甚是。我也正有此意。既然这样,我这就下令,让大家分散行动。”冷凌风作为这次队伍的指挥官,听了王落辰的话,马上便去传令去了。

    命令一下达,大军就在空中按照统属关系,以更小的单位自动集结,分成许多梯队,向着逍遥族飞去。

    到了逍遥族驻地约十公里的位置,大军更是逐渐落地,找了个隐蔽之处,暂时停了下来。

    王落辰要大家在此休整待命,只等他一声令下,便向逍遥族驻地的敌人发起攻击。

    安排好援军的行动之后,王落辰又悄悄潜回了逍遥族。

    此时,五极门的人仍没有到来。不过,派去请他们的人已经传回消息了,说是大约半个时辰后他们就要到了。要族里做好接待准备。

    他们传回的消息,用词虽然是接待。但大家却心里有数,知道这“接待”非彼接待。当下,逍遥族的人就忙活了起来。都为这一战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而在此时,白可寒向王落辰说:“他们就要来了,盟主您看我要不要亲自去迎接一下?”

    “去迎接一下也好。不过,也要注意安全。防止敌人狡猾,跟咱们使诈。要不这样吧,为了保证您老人家的安全,我还是稍微装扮一下,扮成你的族人跟着你一块儿去吧。”

    白可寒亲自出去迎接,固然可以让五极门的人感觉逍遥族对他们的热情,从而放松警惕,更不加防备地走进逍遥族的圈套中。

    但其中也难免有风险存在。因为,人心隔肚皮,世界上的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五极门中有人心机较重,反把白可寒这位逍遥族的族长扣为人质,以为保证他们安全的筹码就不妙了。

    出于这种谨慎地考虑,王落辰想了一下之后,就提议由自己亲自去保护白可寒的安全。

    白可寒听后,自然是十分高兴了。他欣然同意了王落辰的提议。接着,就让人给他找来了一身族人的衣服,以便他能够装扮起来。

    王落辰便将逍遥族用羊皮做的袍服给穿到了身上,扮成白可寒随从的模样跟着他出发了。

    在前去的路上,未免五极门的人中有人认得自己。他还特意弄了些灰尘涂在了脸上,将脸弄成了跟逍遥族族人差不多的风尘之色。

    他这样一装扮,白可寒等人直说,他的这个样子简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别说是五极门的人了。就是他们,也看不出他是外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