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虽然没有亲见,但却可以想见那些飞行兽的状态。故而,在把巡天兽重新给召回自己身边后,就不吝言辞地将它给夸奖了一番。

    “干得好,干得漂亮。哈哈,想不到你这家伙这么会捣蛋。你看看你把那些飞行兽给折腾的,那叫一个惨啊。”

    “谢谢主人的夸奖。不过,主人啊,您除了口头的奖励之外,就没有什么实质的奖励吗?要知道,宝宝这次很辛苦的。两只飞翼都有些酸痛呢。”巡天宝宝见他高兴,趁机十分狡猾地向他索要好处。

    “呦呵,学会跟主人要奖赏了?不过,你说得也对,这次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主人是应该要好好地奖赏你一番的。你不是两只飞翼酸疼吗?正好,主人这里有些东西可以为你消除这种酸疼。”

    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由夺生虫中吸取的一部分生命力,灌注进了巡天宝宝体内。

    大量的生命力一进入它的体内,巡天宝宝立即就觉得自己的肌肉和骨骼都重新充满了力量。不仅如此,随着生命力的滋养,它还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又长大了几分。

    它马上对王落辰说:“谢谢主人,你真是太好了。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我浑身又充满了力量了。”

    “怎么样?主人对你好吧。呵呵。”王落辰笑着问。

    “嗯!主人对我最好了。您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得到了好处,巡天兽高兴地拍起王落辰的马屁来了。

    “既然主人对你这么好。那现在就麻烦你把主人驮到逍遥族的驻地去吧。”王落辰轻轻拍了拍它,命令道。

    “嗯,好嘞。主人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巡天兽痛快地答应着,双翼一振,便带着王落辰向逍遥族的驻地飞去。

    刚飞了一会儿,王落辰便看到了地上有一些移动的光亮。从光亮来的方向,他料定那些必定是逍遥族的人。便命令巡天兽向他们飞去。

    巡天兽十分听话地朝那些人落了下去。

    还没等落下,因为巡天兽那庞大的身躯,那些人便发现了他们。

    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飞行兽,他们以为巡天宝宝是怪物呢。吓得他们慌忙散开,免得被它给一下全都祸害了。

    王落辰见状,赶忙高声说道:“下面可是逍遥族的兄弟吗?不要怕,我是王落辰,这是我的坐骑。”

    他的声音刚一响起,地面之上马上就有了回应。

    “王兄弟,真的是你吗?我是你博木耳大哥,你听出来了吗?族长见天色已晚,怕你又迷路了,就叫我们出来接应你。不过,看来是他老人家多虑了。你有这么大一只飞行兽,哪里还用得着我们接啊。哈哈。”

    回应他的人是博木耳。

    王落辰听了,便从飞行兽上面飞落下来,与其相见。

    两人见面,王落辰便将自己遇到五极门的人这件事告诉他。

    博木耳听后,十分吃惊地说:“这些家伙怎么提前了啊?这可怎么办?我们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他们会早到,一些准备工作都还没有做好呢。还有,你请的援兵也没有到啊。”

    “博木耳大哥不必着急,我已经略施小计延缓了一下他们的行进速度。为咱们争取了一些时间。另外,我看他们这次来,恐怕也不单单为了征收牛羊。恐怕还有其他企图。因此,咱们最好是赶快回去见族长大人,将这些情况告诉他,要他早做准备的好。”王落辰一边宽慰着他,一边建议大家赶快回转,向白可寒报信。

    博木耳和众人听了,都说他说的有理,便纷纷调转马头,向族中疾驰。

    而他则是再次回到巡天兽背上,跟在他们后面,护佑着他们向前行进。

    尽管他们的马速度比尘世中的马要快一倍,他们回到驻地还是花费了大约两个时辰。

    一到白可寒的大帐篷前面,博木耳就火速下马,跑进了大帐。

    此时,白可寒还没有睡觉,仍在处理一些公务。见博木耳神色慌张地进来,便忙问:“怎么了?怎么这么慌张?莫不是咱们的贵客出了事情了?”

    “那倒不是,族长大人切莫瞎猜。咱们的贵客好着呢。倒是咱们逍遥族这下不好了。麻烦来了。”博木耳否定了他的猜测,说道。

    “麻烦来了?什么意思?难道说除了五极门和虫灾的事,咱们逍遥草原上又出现了什么坏情况?”听他一说,白可寒心中一紧,赶忙问道。

    “也不是别的情况。还是五极门的事儿。族长,据咱们的贵客说,五极门的人提前到了。离咱们不过一天的路程了。”博木耳将突发地敌情告诉了他。

    白可寒听后,忙问:“这是真的?咱们的贵客在哪儿?我要亲自向他了解情况。”

    这时,王落辰正好从帐篷外走了进来。听他提到自己,便向他说:“族长大人,我在这儿呢。有什么话你就问吧。”

    白可寒便忙就五极门的人提前到来的事向他问了几个问题。其中,包括对方到了何处,有多少人,战力如何等等。

    王落辰就这些情况一一做了解答。并将自己的猜想也告诉了他。

    白可寒听后,微微点头,说道:“贵客所言甚是。五极门往年来要牛羊,派的不过就是一些五极军团的军官和负责钱粮的弟子。很少有派高战力的人来的情况。这次他们竟然派出了武圣以上的战力,确实是出人意料了。要说这里面没有原因恐怕是不可能的。不过,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无论派什么人来。我族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他们决裂了。就绝不会再变卦了。这一点还请贵客放心。只是,不知贵客怎么想的。对方战力如此之高,您还会继续帮我们吗?”

    “族长只要坚定反抗之心即可,至于我这边。我不妨与你直言,本人就是新近成立的,专跟五极门作对的那个天道盟的盟主。我们和他们势同水火,自然是不会就他们欺压贵族之事坐视不理的。所以,请族长放心,贵族的事我们管到底了。不管对方谁来,即便是五大长老都到了,我们也不会打退堂鼓的。”

    见白可寒反抗之心十分坚定,王落辰心中一喜,忙将自己的态度向其亮明了。

    白可寒听了他的话,顿时十分喜悦。忙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口称盟主向他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