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天兽飞出去不久,王落辰便见到从那个营地飞起了足有两千头飞行兽。而他的巡天宝宝,则在这群飞行兽中间穿插迂回,不停地骚扰它们。

    在它的努力下,顿时弄得这些飞行兽那叫一个鸡飞狗跳,不得安生啊。

    就在它们这一群飞行兽上下纷飞,乱成一团之际,王落辰忽然看到一条人影从那片营地中腾空而起,向着巡天兽突袭而起。慌得他忙给巡天兽发讯号,让它逃离。

    巡天兽自修炼了元化极所教授的心法之后,灵智更加不凡,它在那人袭来之时早已有所觉察。因而,才接到王落辰的警示后,双翼用力一振,身体登时就激射了出去。

    它全力施展之下,飞行速度骤然间就提高到了超过音速的地步。因而,天空中立即就响起了它突破音障时的爆鸣声。

    “嘭!”

    一声爆鸣将正与之周旋的飞行兽吓得呆若木鸡,连保持飞行姿态都忘了,纷纷从天上往下掉。

    它们一乱,就顾不得躲避前来袭击巡天兽那人了。因而,很多都跟他撞上了。

    那人这一下被气到了,一挥手就将撞向自己的飞行兽给打落了几只。可怜那些飞行兽从天空落下,个个都被摔成了重伤。

    而那人自己,也因为在空中的出手,无法保持滞空,呼地一下落了下来。

    巡天兽躲过一劫,在空中得意地吼了两声,“咻”的一下飞的不见踪迹了。

    那些飞行兽一见它飞走了,便纷纷落下休息。可谁知,还没等它们把自己的窝给暖热呢。巡天兽又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

    它一来到营地上空,便从口中吐出一团光球。

    那光球“呼”地一下由空中落下,很快就到了飞行兽们栖息地的头顶上。

    “砰!”

    光球在距离它们大约十多米的位置爆裂开来,把它们给吓了一跳。

    它们不禁十分恼火,便再次起飞,准备去将那只大家伙给干掉。

    谁知,它们才刚飞起,另一个光球便落了下来。

    “砰!”

    又是一声炸雷般的鸣响,伴随着刺眼的闪光,把它们给吓得心惊肉跳。

    这下,它们更气了,个个都不顾一切地向巡天兽追去。

    看它们的架势,大有群起将巡天兽给虐死的意思。

    可巡天兽却是个狡猾的坏家伙。它见这些小兽飞来,便在丢下一个光球之后,得意地飞走了。

    飞行兽们一边躲避它的光球,一边向它追赶。飞出去老远,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追不上它。只好悻悻而回。

    回到营地,它们累得气喘吁吁的,都想好好休息一下。不曾想,跟刚才一样,窝还没有暖热乎,巡天兽的光球又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

    震得两只耳朵嗡嗡响的爆裂声再次袭扰了它们,它们顿时变得怒不可遏,一个接一个的好像要蜇人的马蜂一样向巡天兽飞去。

    巡天兽又故技重施,随便放了几个轰天雷就跑了。

    这一次,这些飞行兽却不肯放过它了。它们明知自己追不上它,但还是对它穷追不舍。

    飞行兽这家伙当然聪明了。它见那些飞行兽对自己穷追猛打,便知道它们已经上了自己的当了。

    它故意飞一阵,停一停。让那些飞行兽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追上它,把它给痛扁一顿了。

    然而,事实上,它们是根本追不上巡天宝宝的。因此,只能是被它给玩耍。

    于是,它们这一群飞行兽就在天空中不停地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王落辰躲在一旁偷偷地看着这一切,嘴角不禁浮现出了得意的笑容。

    笑过之后,他便开始回想刚才那人出手袭击巡天兽的情形。

    “看他刚才的身手,以及元力的性质,好像修炼的是风之元力。风之元力从五行属性上来说,属木。且我看那人身形,好像见过。说不定,他便是木长老四大影卫中的一个。那么问题来了,他到底是谁呢?”

    边回忆着那人的出手,王落辰边猜测着那人的身份。

    经过一番分析,最后,他认定那人应该是木长老四大影卫中的一个。

    至于具体是谁,他从对方可以飞上那么高的高空来判断,觉得他应该就是孤帆远影碧空尽中的碧空。

    他没有想到一次征收牛羊的行动,五极门会派出木长老的影卫。心中不禁对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产生了一些疑问。

    他隐约觉得,五极门的人这次到逍遥草原上来,目的恐怕没有那么单纯。

    但究竟他们要干什么呢?他也一时想不出。

    想不出就不想了。他见巡天兽已经将那些飞行兽引得远去了。为防止它出现意外,另外也怕它给累到,便驾乘月梭向其追去。

    一般人来讲月梭速度的速度是与灌注到其中的内力多少有关的。也就是说,战力越高的人,他驾驭月梭的速度就越快。因此,王落辰的月梭虽然还比不上巡天兽的飞行速度,但比起一般小型的飞行兽来却也慢不了哪儿去。

    他很快就追上了那群正在被巡天宝宝折腾的近乎疯狂的飞行兽。

    追上了它们之后,王落辰便以神识查看它们的体力情况。在发现它们之中很多都已经接近虚脱之后,王落辰果断地给巡天兽下达了中止任务的命令。

    巡天兽在得到他的命令后就再次以超过音速,令那些飞行兽无法企及的速度脱离了与他们的纠缠。

    随着一声爆鸣,巡天兽不见了踪迹。飞行兽们四处寻找无果,只好沿着来路返回营地了。

    只是到了这时它们才发现,自己已经飞出营地大约上千公里了。

    这上千公里,搁在平时对它们来说简直就跟玩儿一样,很轻松地就能飞过去。

    可如今在被巡天兽给戏耍了这么久,且又必须顶着逍遥草原的烈风飞行时,却觉得要飞完这一千公里,绝对不是一件令它们快乐的事儿。

    但是,它们却不能飞啊。因为,他们主人的召唤哨子已经在不停地吹响,对它们进行召唤了。

    听到哨声而不回应,等待它们的将是严厉的惩罚。因此,它们不敢怠慢,在身体十分疲劳的情况下,还是以尽可能快的速度赶了回去。

    只是,等它们终于感到营地之后,个个都已经被累得筋疲力尽了。

    它们纷纷回到自己的临时窝里,打算休息以补充体力。但却发现,由于心中仍旧担心巡天兽会回来袭扰它们,它们却怎么也无法安下心来休息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