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也冲他微微一笑,静待那位老人率领众人前来。

    老人颤巍巍地走到了他们面前,向王落辰微微点头,十分客气地问道:“你就是博木耳带来的那位客人吧?不知阁下此次前来有何贵干啊?”

    “老人家,打扰了。我叫王落辰,来自冷月宫。此番到逍遥草原来,原本是想买些牛羊回去的。可是中途却与伙伴们失散了,我也因此迷了路。幸好遇到了博木耳大哥,他给我指了路,并带我到族中来暂时歇歇脚。打扰之处,还请您见谅。”王落辰也十分客气地回答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逍遥族的族长白可寒。听了你的话,我觉得贵客真是客气了,你能来我们族里是我们一族人的荣幸,岂有打扰一说。所以,快请里面请!”听他说了到这儿来的原委,忙请他到驻地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人家,您先请。”王落辰跟他客套了一句,就跟在他的后面向那些帐篷走去。

    一行人边说着客套话,边前行到了驻地中一座最大的帐篷前面。只见这帐篷高约七八米,方圆两三百米,十分巨大,当然气势也很恢弘。

    王落辰见了,不禁惊叹逍遥族搭建帐篷的技艺之高超。心中不禁产生了寻找机会将他们这帐篷搭建术给买到手的念头。

    “请!”

    正当王落辰暗自盘算的时候,白可寒让人撩起帐篷的门帘,将王落辰向里面相让。

    王落辰礼貌地冲其点点头,做了个相请的动作,同他一起走进了大帐篷。

    进到帐篷之后,王落辰便被人给领到了一张方桌后席地而坐。

    而白可寒则是坐到了大帐中一个高台的座位上,高高在上的与之遥遥相对。

    宾主落座之后,白可寒就吩咐人给王落辰送来了一大杯牛奶和一些肉干儿、乳酪等食物,请他品尝。

    王落辰以神识微微探查了一些食物的安全性,便在向主人言谢后,毫不客气地吃喝了起来。

    见他吃喝的豪爽,逍遥族的人似乎很开心。对他的态度也渐渐的改观了。

    当见到他如风卷残云般将面前的食物一扫而光之后,他们竟然纷纷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对他称赞不已。

    王落辰不知道他们这里的风俗。按照他们的风俗,客人吃自己的食物是给自己这当主人的面子。客人吃得越多,说明客人越认可主人的热情,愿意跟主人家交朋友。同时,客人吃得多,也说明这客人够豪爽,是值得交往之人。

    所以,他们在见到王落辰将他们提供的食物都给吃光了之后,才非常高兴地夸赞他的。

    王落辰不懂这些,也没想过东西吃得多还能为自己博得别人的好感。他这么利索的将这些食物吃完,完全是因为他饿坏了。

    他进入小广寒宫修炼,因为入定后并没有特别关注时间的变化。不知道又已经在小广寒宫过了多久了。不过,从肚子饿的程度来看,应该是有些日子了。

    所以,从他瞬移过来之后,就已经感到肚子饿的不行了。如今见有食物上来,他自然是不会客气了。

    吃过这些食物之后,他的饥饿感消失了。心情大好。忙站起身来再次向白可寒以及称赞自己的人们称谢。

    白可寒便说:“客人不必客气。我们逍遥族虽然只是个小民族,但却也不缺少招待贵客的食物。只是,我们这儿的食物不如你们的精美,倒是让客人见笑了。”

    “哪里哪里,族长大人过谦了。你们的食物比起我平日所吃的食物来讲,虽然风味不同,但却一样的甜美。是我所吃到的最好吃的食物之一。要不然,我也不会一下子没收住,把食物全给吃光了的。哈哈。”王落辰很不好意地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空盘子,笑着说道。

    “全吃光了好啊。全吃光了说明客人对我们提供的食物非常满意,同时也说明客人是个性子豪爽,值得交往的人。能够成为我们逍遥族的朋友。”白可寒以赞许的语气夸奖了王落辰一句,并将他称为自己的朋友。

    王落辰听了,忙说:“承蒙族长看得起,把我当做贵族的朋友。那我也不客气了,也同样把贵族当成我的朋友。不瞒族长您说,我在日月江两岸也有很多朋友。所以,若是贵族有什么需要我效力的地方,我定当对你们施以援手的。”

    “客人能这样说真是太好了。不瞒你说,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看出客人身份不凡了。心里便生出了向你求助之意。只是,咱们才刚刚相识,我就向你提出帮忙的请求,不免有些唐突。所以……”白可寒听到他这样说之后,满脸喜色,忙向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王落辰吃人家嘴短,且刚刚又说过要帮助人家的话,不好意思收回,所以,听了他的话忙问:“族长大人何必客气,有话就请直说。但凡我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

    “好!好!太好了!客人真是爽快之人。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族长听了他的话更为激动,马上从自己的座位上走过来,拉起他的手说道,“实不相瞒,我们逍遥族正面临两大祸患,非常需要来自日月江边朋友的帮助。”

    “哦,但不知是那两大祸患,请族长说与我听。”王落辰听他这样一说,马上热心地问道。

    “这两大祸患,一个便是最近草原上出现的一种小虫。这种虫子所到之处,草木全部皆枯,令族中所饲养的牛羊面临食物危机。第二个,则是五极门。想来你也知道,五极门向来非常嚣张跋扈,将逍遥草原视为他们的势力范围。每年都向我们逍遥族征收大批的牛羊。本来,若是草场状况良好的时候,给他们一批牛羊也没什么的。毕竟,我们这多多年也这也过来了。可是,眼下不是情况不好了吗?草原上的青草大片大片地死去,我们的牛羊数目已经锐减。我们哪里还有那么多牛羊给他们呢?可是不给也没有办法啊。他们太强了。眼看再过几日又是上缴牛羊的日子了。我这心里自然是发愁啊。”

    王落辰从来没有想过,逍遥草原上的逍遥族跟五极门之间还存在着这样的不平等关系。

    因而,听了白可寒的话之后,出于对五极门长老的憎恨,他马上对逍遥族产生了无尽的同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