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一点,王落辰马上就按耐不住了。立时就将五彩轮盘催动,令其释放出小宇宙。

    小宇宙从他的身体内扩散出来,王落辰以神识驱动着它吸收星力。

    等到星力充满了小宇宙了,他便引导着它们向光翼中灌注。

    光翼随着星力的涌入,变得异常明亮起来。几分钟后,它便开始欢快地翕动起来。

    王落辰觉得差不多了,便将小宇宙收回体内,以神识控制着光翼猛地扇动了一下。

    只这一下,王落辰就感觉自己被一片金色光芒给包裹住了,随后就看到自己的身体在金光中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嗡!”

    一阵嗡鸣,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颤了一下,眼前的景物就完全消失了。

    紧接着,他感觉应该连一眨眼的工夫都没有,新的景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图景,一望无际的青草在狂风地吹拂下犹如大海的波涛,不断地起伏涌动。在其间的牛羊和牧人时隐时现。

    “靠,猛烈的风,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草,牛羊和牧人,这里不会是逍遥草原吧?这怎么可能啊?第一次瞬移就飞越了数千公里,到了逍遥草原了。”

    王落辰有些不相信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在冷月宫几千公里外的逍遥草原,于是他便想验证一下。

    怎么验证?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问一问当地的牧民了。

    于是,他便取出月梭,驾乘着它向于青草间放牧的牧人飞去。

    到了近前,牧人见到空中飞过来的他,有些惶恐,手里的弓箭也被他给握紧了。

    他赶忙笑着向那人打招呼:“你好,大哥,别害怕,我只是个因为迷路过来向你打听一下道路的人而已。”

    “哦,飞人兄弟,你迷路了啊。那你算是问对人了。别看我整天放牧,可我对周围的地理却清楚的很。你说吧,你原本想去哪儿?我立马给你指出正确方向来。”那牧人见他和颜悦色的不像坏人,便很热情地同他交谈了起来。

    “我想去日月江边的冷月宫,不知该往哪儿走?”王落辰问道。

    “那你该往那个方向走。对,就是那个方向。太阳下山的方向。因为,我每回看到像你这样会飞的人来买牛羊,都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哦,对了,他们是你的族人吧。那些自称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你是不是跟他们一样,也是因为买牛羊才到这儿来的?只是不熟悉路,所以才迷失方向了呢?”牧人指着西方,向王落辰问了他迷路的原因。

    “是啊,是啊。本来有很多同伴一起的。可是因为我一时内急,找了个地方方便。就掉队了。说起来,也该怪那些家伙。都是一块儿出门的,也不说等等我。不过,现在好了,有了大哥给指的方向,我就可以回家去了。这样一来,我也可以把他们给丢下了。哈哈。”王落辰随便编了个瞎话,说道。

    “还是不要了吧。见不到你他们应该会着急的。要不这样吧,既然你们是来买牛羊的。你也正好遇到了我。不如你先跟我会部落里去。说不定等到了部落里面,你就可以见到他们了呢。”牧人出于关心,向他提议到。

    “到你们的部落里去?好啊?好啊?谢谢你大哥。只是这样一来,就得多麻烦你了。”

    逍遥族是一个很神秘的民族。王落辰来到圣境这么久,只听过他们的名字,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族人,更别说见识他们的住处了。

    因此,听到这名牧人提出要自己去他们的部落,王落辰不禁好奇心动,便想着跟他过去长长见识。

    两人说好了,王落辰便从空中降低高度,跟在牧人的坐骑后面,跟着他向远方慢慢飞去。

    两人前行了大约一个时辰,才看到了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圆顶帐篷。

    “看,那便是我们部落了。”看到自己的家,牧人脸上满是兴奋之情。

    “果然是很特别。大哥,你们平时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吗?”王落辰收起月梭,眺望着远处的帐篷,问。

    “是啊,由于我们放牧的时候要不停地更换地方,所以我们的住所都是这种简便可移动的帐篷。不过,你别看它们看着好像很简陋。因为逍遥草原上常年都有大风,它们可结实着呢。要不然,扛不住风啊。”牧人给他介绍着自己部落为什么要住这种帐篷,以及这种帐篷的好处。

    两人说着话,又赶了一会儿路才走到那些帐篷所在的地方。

    看到他们走过来,部落中马上有人走出来,向牧人问道:“博木耳,你怎么带了生人来了?”

    “也不算是生人,他是经常买咱们牛羊的冷月宫的人。和自己人走散了。我才带他回来暂住的。”博木耳笑着向那人解释。

    这名身着一身皮衣,看起来有些愣头愣脑地青年人就说道:“买咱们牛羊的人可从来没有到部落的驻地来过。所以,他还算是生人。而且,你别忘了,咱们族长可说了,不让带外人到咱们的居住地来的。”

    “那怎么办?人我已经带过来了。总不好再把人撵走吧?”博木耳有些不高兴地反问。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你带着他先在这儿等一下,等我问了族长再说呗。”说完,那家伙就转身跑回他们的驻地里去请示族长了。

    他们的对话,王落辰全听到了,不忍让这名叫博木耳的牧人因为自己的事儿为难,便说:“博木耳大哥,要不我还是走吧。免得你为难。”

    “哎,别这样说。热情好客是我们逍遥族的传统。哪有客人到了帐篷外了,还把人给赶走的道理?刚才那小子那样说,只是因为咱们今天来的这个地方比较特殊,是我们族长大人的驻地而已。他老人家有些不喜欢交际,所以才下了道不让生人进他驻地的命令。不过,你放心,他这人我了解,虽然说是这样说,可真有人来了,他也不会慢待人家的。不信,你看着,说不定待会儿他老人家就会亲自出来迎接你这位客人呢。”博木耳很自信地说道。

    果然让他说准了。就在他们两人说话之际,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一个手拄拐杖,弯腰驼背,须发皆白的老人就从驻地里面走了出来。

    见到他,博木耳得意地向王落辰笑了笑,意思是告诉他,你看,让我说准了吧。族长亲自来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