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盘膝坐在床上,掌心相对,王落辰便将乾坤混沌心法以意念传给了吴梦雪。

    随后,两人就依照心法修炼了起来。

    随着功法运行,吴梦雪和王落辰被功法引导着靠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事,就是水到渠成的了。

    只是,这中间有了一个小插曲。

    就是当王落辰即将跟吴梦雪融合时,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当初薛步尘留在念神玉中的话。

    当初,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薛步尘居然在念神玉中留言,要王落辰不得娶吴梦雪。

    他一直都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儿,照旧跟吴梦雪发展出了男女之情。以至于到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感情的加深,他竟然将薛步尘的这些话给完全忘了。

    现在这些话不知何故突然闪现出来,令他不禁出现了一丝的犹豫。

    当时,两人正处于意乱情迷之际,他出现的这一丝犹豫让吴梦雪还以为他产生了什么别的想法呢。出于矜持,就要推开他。

    他赶忙回转心意,跟她说了好话。才让事情进行下去。

    之后,两人便将乾坤混沌心法全力运行起来。

    功法圆满之后,吴梦雪有些恨恨地说:“弦儿可真坏,居然给我下套,让我上当。回头看我不找她算账。”

    “如何算?哈哈。要她也上回当?把你所修炼的功法也让她修炼一回?”王落辰玩笑道。

    “你倒是会打算。哼!感情你是怎么样都不吃亏啊。坏蛋!”吴梦雪在他胸口捶了一下说。

    “师妹,这怎么成了我不吃亏了?难道说,这事儿让你吃亏了?可是,人家刚才看你的样子,明明……”王落辰坏笑着说。

    “不许说,否则我打你。”吴梦雪满脸娇羞地打断了他。

    “好,不说就不说。我默默行动还不行吗?”

    说着,王落辰便又做起了让师妹觉得吃亏的事儿。

    只是,这一次,吴梦雪依旧如他所说的那样。吃了亏之后却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相反,她好像心情还很好呢。

    吃亏与不吃亏这笔账有些难算,两人算了一夜,也没算清。

    第二天早上,因为有些累了,两人都没有早起,直到日上三竿才穿戴整齐了出门。

    两人才走出王落辰的住处,就碰到了冷泠弦。

    离着还有老远,看看左右没人,冷泠弦就向他们打招呼说:“师兄,雪姐姐,你们昨晚是不是很用功啊?要不怎么这么晚才起床呢?人家都来看过三回了。”

    “你这坏丫头,你还说呢。我正要找你算账呢。”吴梦雪迎上前去,抓住她的手,佯装生气地说。

    “算账?雪姐姐,算什么账?难道说你昨晚功法没学到,却被师兄给吃了豆腐了?哈哈。那可怨不得我的。要知道,世界上的事总是先有付出后有回报的。要不然,你以为师兄的功法是白学的啊?”冷泠弦同她嬉笑道。

    “哦,这道理你领会的如此深刻,看来你一定是早就回报过了?对吧?哈哈。”吴梦雪也同她玩笑说。

    “我才没有呢。要不然你问师兄!”被吴梦雪说破,冷泠弦不想承认,便让王落辰给自己做证人。

    王落辰便说:“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哎呦,不行,这事儿太费脑子了。我头疼,就不掺和这事儿了。我要去小广寒宫修炼,就先走了。”

    她的话让王落辰左右为难,便马上采取逃跑战术,一溜烟儿跑了。

    他飞快地跑去了望月台,他昨天就已经想好了,要重新淬炼身体。这事儿事关重大,因而必须要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进行才行。

    在冷月宫,最少人打扰的地方自然是小广寒宫了。因此,他才来到了望月台,准备进入小广寒宫修炼。

    到了高台之上,看守入口的人认出是他,马上过来参见。

    他便告诉他们,自己要进小广寒宫修炼。在此期间,他们不要放别人进来。

    说完,他便用手向伫立在望月台上的古冷月雕像一划,以元力激发得它释放出万道光芒。随后,他便在这光芒中消失了。

    他进入小广寒宫的方式,让那两名看守弟子惊讶不已。他们不禁小声议论起来。

    “盟主也太厉害了吧,不用宫主的令牌,直接手一挥就把进入小广寒宫的通道给打开了。”他们其中一个说道。

    “盟主嘛,没有两把刷子,能做咱们的盟主?所以,他拥有这样的能力,有什么稀奇的?你又何必大惊小怪呢?”另一个说。

    两人正在议论,从望月台旁边的月桂宫中飞来一道寒光,正落在两人面前。

    知道寒光代表着什么,他们赶紧对其行礼。

    寒光闪了两闪,光芒隐去。冷无痕的身影便显露了出来。

    她十分严肃地扫了他们一眼,说道:“盟主进入小广寒宫修炼的事儿,你们要保密。另外,一定要看好门户,别放任何人进去打扰。”

    说完,她便飘身离开了望月台。

    于离开的过程中,她回头望了一眼望月台,轻声嘟囔了一句:“他的战力竟然精进到如此地步了。居然可以直接穿越空间,进入空间缝隙中去。只是,既然战力已经如此了得,此番又进小广寒宫修炼却是为何呢?”

    小广寒宫内,借着纷乱的透体寒光审视了一下环境,王落辰便确定了一个方向。

    这个方向,正对着小广寒宫内的一座山峰。

    在他看来,山峰之上人少,且所接收到的透体寒光比地面纯净,正是适合修炼之地。

    于是,他就打出一道法阵,向着那座山峰飞去。

    小广寒宫空间有限,因此那座山峰距离入口处并不远,他用了不到五分钟就飞到它上面。

    在山峰的最顶端的巨石上坐定,他开始将自己完全放松下来。任凭透体寒光不断地侵袭他的身体,他也不做一丝防御。以至于,大约一个时辰后,他整个人就被透体寒光给冻结了。

    两个时辰后,由于他的身体被冻结,水汽不断地在他的身体上凝聚,他的身体就完全被寒气所结成的冰茧给包裹起来。

    从表明上看,被包裹在冰茧中的他一动不动,宛如死人。但实际上,他的体内现在正进行着最繁杂最剧烈的变化。

    因为,入定之后的他,就已经将元力从丹田中散开,对自己的肉体进行了彻底地破碎。

    这种破碎,进行到了组成他身体的最基本的粒子层面。

    由此可知,这次他的确是下了大决心,对自己身体进行的是“不破不立”,彻彻底底地修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