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一时之间也无从判断天一生水说的对不对,就只好说:“你负责我身体各项机能的运转和协调。对于它的状况,你当然最有发言权了。我怎么敢说你分析的不对呢?那么,既然你的分析是对的。我可就要认真地重视一下自己的身体了。免得万一哪天它真的出现了你所说的那种崩溃。”

    “你能重视最好,毕竟我也不希望你的身体出事的。好啦,你想要的答案我已经给出了。刚才替你检查身体消耗了很多力气,我该去休息了。”说着,天一生水再次伸了个懒腰,就又跑去睡觉了。

    天一生水离去之时,王落辰并没有阻拦。这次对他的试探并没有让他看出这家伙什么异常,他要他做的工作天一生水都按照要求做了,他没有理由再纠缠他的。

    待天一生水再次睡去之后,王落辰仍在琢磨自己在吴梦雪识海中的遭遇。总觉得这件事必定另有古怪,只是他无法弄清楚而已。不过,他相信,虽然一时还无法弄清这古怪到底是什么,但真相早晚有水落石出的那天的。

    有了这样的信心,他便暂时将这件事给放到了一边。转而考虑起自己身体的状况来。

    仔细回想了一下身体被四大影卫重创后的情形,他觉得天一生水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那么重的伤,虽然被他用抽取的生命力给治愈了,但难保不会留下隐疾的。

    这些隐疾非常有可能是留在身体最细微最基层上的。故而,平时才不太容易被神识给感知到。也就只有像天一生水这种精密的家伙,才能够发现它们的存在。

    而既然知道它们的存在了,它们又对自己构成了威胁,他就不得不考虑祛除它们了。

    怎么祛除?作为一个武者,当然是要采用修炼的方法了。

    他现在掌握着几种很高明精妙的修炼之法,完全有能力将自己的身体再重新淬炼一遍,让它变得更为结实和优化。

    另外,他也希望经过这次淬炼之后,他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能够达到或超越天一生水。他可不想自己的身体掌控在别的意识手里,不管那意识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

    主意拿定,他慢慢睁开眼睛,苏醒过来。

    随着他的醒转,吴梦雪也醒了过来。她清醒之后,王落辰所释放出的那段独白就立刻被她的大脑重温了一遍。她也因此意识到,自己对王落辰的爱意是多么的清晰和坚定。从而下定了和他共度一生一世的决心。

    于是,她便对王落辰说:“师兄,想来你已经在我的识海中找到了我的真实想法了吧?我也感知到了。我对你的爱是那么清楚明白,让我无法忍受不爱你的痛苦。所以,师兄,我只能选择爱你,并且跟你共度一生了。只是,我现在没有任何亲人了,你以后可一定要对我好啊。”

    “这就对了嘛,雪姐姐。你明明是爱师兄的,又何必犹豫呢。还有,谁说你没有亲人啊。我、云姐姐、妮蒂亚公主、凝玉姐姐还有师兄,不都是你的亲人吗?所以,你尽管放心嫁给师兄吧。嫁给了他,你会和我们一样得到幸福的。”见她拿定了主意,冷泠弦亲昵地抱住她,像亲姐妹般对她说道。

    “师妹,我尊重你的选择。同时也会向你保证,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王落辰也摸了摸她的头,承诺道。

    吴梦雪因此变得欢乐起来,她用力点了点头说:“嗯,我相信师兄不会让我失望的。同时,也相信自己能跟弦儿妹妹她们像亲姐妹一样和睦相处的。”

    听了她的话,冷泠弦把她和王落辰拉下床说:“真是太好了。雪姐姐终于想通了。为了表示庆祝,我请你们吃大餐。走吧,晚了厨师们该休息了。”

    “还别说,我还真有些饿了呢?弦儿,你就安排吧。”王落辰半天多没有吃东西了,也的确感到饿了。听了冷泠弦的话,便不由地响应道。

    于是,他们三人就从他的房间离开,跑去冷冰燕那里吃饭了。

    冷冰燕这里有专门的厨师,做的饭菜可口,且还有弟子服务,不用自己动手布置餐桌,冷泠弦当然要把他们给安排到这里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是她姑姑的住处,平常少有别人来,说话比较方便。

    对于冷泠弦的安排,冷冰燕也是欢迎的很。她和沙傲云住在一起,平日里较为冷清。现在他们过来吃饭,正好可以热闹一下。

    她很快就安排厨房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并备下了美酒招待这几个跟自己关系非常亲密的年轻人。

    大家欢聚一堂,聊着即将到来的婚事,心情大好,不免都多喝了几杯。

    离开时,除沙傲云外,不免都带了几分酒意。

    出了冷冰燕的住所,吴梦雪本来是要跟冷泠弦一起回去的。冷泠弦却说:“雪姐姐,我看师兄有些醉了。不如你去送送他吧。”

    吴梦雪看着走路有些发飘的王落辰,点了点头答应了。

    她走到王落辰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刚要走,冷泠弦又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师兄最近学了一种很厉害的双修功法,能够大幅提高修炼者的战力。只是,这家伙小气的很,平时的时候都不愿意教给别人。所以,待会儿你把他送到房里,可要趁机跟从他嘴里把这个修炼之法给套出来啊。”

    吴梦雪不明就里,随口答应说:“嗯,我知道了。到了那儿我就让他教我。”

    “好啊,祝雪姐姐和师兄练功愉快。嘻嘻。”冷泠弦坏坏地一笑,就独自回住处了。

    吴梦雪则搀扶着王落辰回了他的住处。到了房间里面,关上门,她把王落辰扶到了床上,就让他休息。

    王落辰却没有躺下,而是坐在床边笑着问:“梦雪,刚才弦儿跟你说了什么悄悄话了?”

    “也没说什么啊。她就是告诉我说,你最近新学了一门很厉害的心法,说是双修什么来着。要我跟你学一学。师兄,这个功法真的很厉害吗?你可不可以教教我啊?”他一问,吴梦雪想起冷泠弦的话来,就向他提起学功法的事儿来了。

    “别人不行,师妹你还不行吗?来,你坐到床上来,师兄我这就教给你。”王落辰很爽快地答应了,并让她坐到床上去。

    吴梦雪就依言坐了上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