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识回归本体之后,他在自己的识海和身体中仔细查看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

    他心里记挂着锥破第三个光团的事儿,就让神识再次离体,重新回到吴梦雪的识海里。

    然而,等他依循旧路回到吴梦雪的识海深处时,却再也找不到那些光团了。

    他不禁暗自琢磨:“这就奇怪了。怎么好端端的我的身体会产生痛感,而那些光团会消失呢?莫非,有人不想让自己继续获知光团中的信息,故意搞了破坏?但这里除了我和两位师妹之外并没有外人,怎么可能会有人来搞破坏呢?而且,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不被我察觉啊?难道说,这个人有能够绕开我的神识的能力?这个人会是谁呢?”

    王落辰努力思考着,但却没有结果。就只好从吴梦雪的识海中退了出来。

    等他的神识完全退出来将要回归本体的时候,他感知着自己静静盘坐在吴梦雪面前的身体,突然产了一个想法。

    他暗想:“我的身体在神识离体之后,就应该是天一生水在调控它了。这样想来,刚才无缘无故出现的疼痛,他就应该能够感知到了。那他为什么没有及时记录这疼痛产生的原因呢?是他开小差儿了吗?不可能啊。他可是非常稳定的人工智能。一直都没有宕机或故障发生的。除非,刚才他是有意对疼痛选择了无视。”

    “那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呢?他一直以来可都是对我给予各种帮助的。并没有任何不听话的迹象。甚至,就连这次在穴居人的圣冢中,我把神识的控制权交给了他,他都没有做出一丁点儿对我不利的事情。所以,如果非要假定这次的事情是他做的,就一定要搞清楚他的动机是什么。否则,便一点也不合情理了。”

    王落辰心中这样计较着,就决定去试探一下天一生水,看看他的反应。从而根据他的反应来判定他到底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拿定主意后,他的神识回到了本体。

    到了里面后,他便直接去了泥丸宫。

    到了那里,他来到看起来仍在沉睡的天一生水身旁,推了推他喊道:“小水水,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推人家干嘛?人家睡得正香呢。什么?你说什么合理的解释?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明白。”天一生水揉着眼睛醒来,满脸的不高兴。也没怎么听清王落辰的话,就向他反问道。

    “我是说,刚才我的身体为什么会突然产生了非常严重的痛感。而这一过程中,你似乎并没有给予记录。以至于,我根本就搞不清痛的原因是什么。关于这个,我需要一个解释。”王落辰一脸严肃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有这事儿?你别急,让我看一看。”天一生水舒展腰肢,懒洋洋地说道。

    接着,他就随手一划,在自己面前划出了一大片奇怪的字符出来。他便开始去那些字符。几秒钟后,他说:“不错,你的身体刚才是出现了一次痛觉体验。但这个痛觉体验并没有被我给及时感知到。原因是,就在这痛觉产生的同时,我沉默了一下。也就是对你身体数据处理的出现了停滞。这刹那的停滞,就让这一次痛感的信息被忽略到了。不过,它却并没有像你想的那样,没有被记录下来。它被记录了,是最底层机制自动记录的。你没有查询到它,是因为它没有被读取到缓存区。哦,说了这么多,最后提醒你一句,我虽然是一台超级量子计算机,但却不是一台永远不会出故障的或不能被某些力量干扰的计算机。我的意思,你明白?”

    “你说话好深奥啊?不过,小水水,我还是明白了。你的意思归结为一点就是,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只是一个故障而已。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也无话可说了。不如你继续睡觉吧。”

    说着,王落辰便欲离去。天一生水却叫住他说:“你别着急走啊。虽然刚才的事情不是我的错,但多少跟我脱不了关系。不如就让我再劳累一下,彻底帮你查清这件事儿吧。特别,是那疼痛的来源。我感觉,它或者会对你的身体产生一些不良影响。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宿主身体有什么隐疾的。”

    说完,他就由薛步尘的形象重新变成了一个通体散发蓝光的圆球。

    随后,这个圆球上面就伸出了无数道纤细的细线,向着王落辰身体的各处延伸了过去。

    这些细线延伸的速度很快,不过片刻就到达了王落辰的身体各处。

    接着,王落辰就看到,从身体的各处都有字符向着圆球汇集而来。而光球自身也开始出现了很多的字符。

    这些字符飞快地闪动着,眨眼的功法就密布到了光球的表明。

    光球就就在此时飞速旋转了起来。它一转,那些字符也随之转动。

    光球越转越快,那些字符就逐渐变得模糊了。

    当光球在下一刻戛然而止时,王落辰注意到,那些字符完全消失不见了。

    光球又一下子变成了薛步尘模样的天一生水。

    见到出现这种变化,王落辰便忙向天一生水问道:“怎么样?有结果了?”

    “有结果了。但却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知你愿不愿意听呢?”天一生水一脸严肃地回答说。

    “别卖关子,有话直说。这世界上还没有我接受不了的事儿。”王落辰无心跟他打哈哈,便催促道。

    见他着急,天一生水便摇头晃脑地说:“那我就说了。你听好了,据我根据从你身体各处采集来的信息分析。现在你的身体就跟当初我帮你重组时一样,又处于了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了。也就是说,你的身体不知什么原因很有可能再次崩溃,而你也很有可能再次变成一个身体完全不能动的人。刚才出现的痛觉,正是你的身体向你发出的预警信号。也正是因为这样,你身体提给我的能量出现了波动,让我出现了假死的状态,从而漏掉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身体被重组以来,不是一直都很稳固的吗?”王落辰听后,有些不解地问。

    “之所以会这样,大概与你最近受过非常严重的伤有关吧。这次重伤让你的身体出现了停摆的情况,从而动摇了你身体的根基。所以才会导致身体出现了不稳定状态。这是我的见解,不知你觉得有道理吗?”天一生水继续替他分析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