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因为年纪太小,吴梦雪对薛步尘的话好像不太理解。她依旧扯着他的衣角说:“我当然是希望爸爸永远陪着我。可是也更希望你现在就陪着我玩儿。”

    “不行啊,真的不行。小雪乖,小雪最听话了,你先自己玩会儿好吗?”薛步尘见他不明白自己话,也不再跟她多做解释。再次哄她说。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陪我玩儿!呜呜!”

    见爸爸还是不肯放下手里的工作陪自己,吴梦雪把自己的“哭闹战术”给使用了出来。

    根据她的经验,以往自己一哭闹,薛步尘总会迁就她,哄哄她的。

    然而,不知为什么,这一次她的这个战术却不起作用了。不仅不起作用,还令薛步尘不耐烦起来。

    他猛地将手中的一只杯子摔在地上,气呼呼地吼道:“别哭了?再哭我打你。”

    吴梦雪见他这样,被吓到了。立刻就停止了哭闹,十分生气地将自己手中的气球松开,从这里跑了出去。

    边跑还边说:“爸爸坏,我去找妈妈。”

    “梦雪,别乱跑啊。这里离家还很远呢。”见她向室外跑,薛步尘才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向她追了上去。

    第一个光团里所蕴含的气息就只有这么多。

    从这里面,王落辰也看不出这信息有什么特别的,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将它给封禁起来。因此心中更生疑窦,决定再打开下个光团看看,以便弄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他便再次将所有的意识集中起来,变成一个锥形,向第二个光团锥去。

    光团被刺破,再次释放出一些信息。

    这是另一个场景,从房间的布置来看,应该是在他们梦都庄园的家里。

    吴梦雪正在跟墨可玩藏猫猫。当她刚刚在父母房间的柜子里藏好之后,她听到有人进来了。

    她以为是墨可来找自己了,赶紧屏住呼吸,不敢弄出一点动静。

    接着,她母亲吴绮梦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只听她用非常不满地语气说:“你究竟要为什么要这样固执?你应该很清楚,你永远都不会成功的。”

    “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没试过,我们怎么会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成功呢?我父亲的日记你也看过了。他说只要能够找到一个肌体合适的人,实验就一定能够取得成功的。”她父亲薛步尘的声音随之响起,显然,吴绮梦所不满的那个人就是他。

    “世界上哪有那种人?身体被重组而不死,可能吗?所以,你父亲的实验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你呢,也不要再继续沿着他的错误道路走下去了。还是回归正常,好好修炼吧。那样的话,也好早日回到圣境,替梦雪的姑姑讨回公道。”吴绮梦继续劝说道。

    可薛步尘并不同意她的说法,他略带几分无奈地说:“讨回公道?你觉得就凭我的修炼速度,可能吗?你应该很清楚,就算我天赋再怎么好,我修炼的再怎么勤奋,也不可能赶得上那些老怪物的战力的。没有实力,我拿什么讨回公道?所以,绮梦,为今之计,我除了另辟蹊径,将父亲的研究进行下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的。因此,请你理解并支持我好吗?”

    见他还是坚持己见,吴绮梦有些气了,语气加重了几分,责备他说:“我对你还不够理解?不够支持?为了你我远离自己的亲人、朋友、师长,在这里跟这些陌生人打交道。步尘,你想想吧。梦雪都已经快六岁了。我们离开圣境也快十年了。你就别再做无用功了。还是赶快按照我说的,好好修炼吧。凭你的天赋,你认真修炼起来,即便战力不能超越他们。但至少可以超凡入圣,能够有所作为的。至少,可以体面风光地把我们娘俩儿带回圣境去。”

    “你就那么想回圣境吗?好,既然你那么想回去,你自己回去好了。反正我是只要一天没有成功,就永远都不会回去的。”薛步尘看着吴绮梦,很坚定地说。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明天就带着梦雪走。你自己留在这里追求虚幻的成功好了。”吴绮梦急了,气急败坏地说。

    “走吧!走吧!你以为我稀罕你留在这里啊?”薛步尘也急了,说出了伤感情地话。

    “好,这是你说的。你不稀罕我。那好,咱们就按照尘世的风俗,离婚。女儿以后就跟着我过了,姓吴。而你,明天就从梦都搬出去。以后都别再来了。”吴绮梦被他的话激怒,也说出了伤害对方的话来。

    “你,好。算你狠。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我这就走。至于女儿,我现在的确是顾不上她,就先留在你这儿吧。不过,我告诉你,等我以后成功了,我一定把她接走。”

    薛步尘的脾气很倔。在被吴绮梦的话给伤到了之后,一跺脚离开了。

    目睹这一切的吴梦雪虽然还不太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但却也知道他们之间好像做了不利于自己的决定。所在,在薛步尘离去之后,哇哇大哭了起来。

    哭声惊动了吴绮梦,她打开橱子门,将她给抱了出来。然后抱着她,哭着说:“我的宝贝,别哭。我跟爸爸在闹着玩儿呢。等过一段时间,他还会回来的。”

    “真的吗?妈妈。你不骗人?”吴梦雪哭着问。

    “不骗人。因为我了解他,他最疼梦雪了。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吴绮梦为她擦干眼泪,温柔地说。

    “嗯,那好吧。咱们两个一起等他。”吴梦雪看了看门外,点了点头说。

    第二个场景在这儿就定格了。王落辰心中却在这一刻生出更多的疑惑来。

    师父和师娘究竟在争论什么呢?这件事后来怎么样了?他们两个人后来和好了没有?

    因为有这样的疑问,他不禁将目光又转向了第三团光团。

    “也许,这里面就有我想要的答案。不如,就再如法炮制,将这个光团也给打破吧。”

    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王落辰便再次凝聚神识,变幻成锥形,向第三团光团锥过去。

    然而,就在他即将要锥到这光团上时。他的本体突然没来由地产生出一阵疼痛。

    这股来得迅猛,痛得他连维持神识离体的状态都做不到了。便只好将神识从吴梦雪的体内收回,到自己的脑袋里查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